顏昌海:中國不惜三次世界大戰保伊朗?2011-11-18

顏昌海:中國不惜三次世界大戰保伊朗?

新唐人電視 http://www.ntdtv.com 2011-11-18 21:50

【新唐人2011年11月18日訊】 國防大學教授、海軍少將張召忠2011年11月8日在央視四套《今日關注》節目中說,伊朗戰爭倒數計時開始。他指出,國際原子能機構關於伊朗核計劃的機密細節報告即將發佈,如果這份報告最終說明伊朗在尋求研製核武器,那麼對伊朗的殺傷力是新一輪的制裁還有可能引發軍事打擊。張召忠說,美國攻打伊拉克、空襲利比亞也比較順利,但伊朗不是伊拉克,更不是利比亞。「伊朗有160多萬平方公里的國土面積,有7000萬以上的人口,有75萬以上的海陸空三軍,有能夠射到以色列甚至美國的新型導彈,有神出鬼沒的海上潛艇、快艇,以能源作為支撐的經濟實力也比較強大,更有波斯帝國的精神淵源」。

張召忠還引述近日以色列《耶路撒冷郵報》發表評論暗示,俄羅斯只是表面的,暗地裡中國才是伊朗的後台支柱。他指出,在伊朗問題上,中國更出現了非常強硬的外交辭令,還在行動上做出反應,一方面中國在東亞排兵佈陣,另一方面中國在西亞竭盡全力支持伊朗,並不惜打通巴基斯坦的陸路通道,來達到援助伊朗的目的。

張召忠2009年出版的《下一場戰爭》近日發表於博客,引發外界關注。張召忠在書中預言,中國最新表態不惜三次世界大戰保伊朗。張召忠書中預言,下一場戰爭的對象很可能是伊朗,因為伊朗具備太多的戰爭要素。雖然美伊可能要進行外交和談,但如果讓伊朗放棄鈾濃縮及核計劃,那是萬萬不能的!網民戲稱,伊朗要倒霉了。被張召忠將軍支持不是好兆頭。「被張召忠少將挺,伊朗要夠嗆」!

網絡作家蘆笛對此指出,我們歷史上反美又反出什麼好事來?抗美援朝製造了今天無數的朝鮮餓殍。援越抗美製造了數百萬越南船民(難民)外帶柬埔寨的近半數人口被屠殺。就算我們厚著臉皮不對人家道歉,至少以後遇到類似的事該稍微謹慎一些吧?

無憂論壇網民「如意如玉」對此評論:又見張召忠將軍,幾個月前,張召忠才宣稱《卡扎菲做人正派,不會垂涎女保鏢》,結果媒體昨天就爆出《助手曝卡扎菲生前生活:每天和4到5名女子發生關係》——張召忠將軍作為神州第一凶煞,挺軍事挺死人,挺國事挺死人,挺房事仍挺死人!

天涯論壇網民用「特大喜訊,張召忠將軍開始挺伊朗啦…..毆耶!」表示伊朗危矣:「伊朗完了,每次只要他一分析,就完了。」網民「春秋冬月」評論:「張召忠,張哈夫,就是個笑話簍子。動輒揚言中國要打世界大戰,中共怎養這麼個人,坑人坑己」。

貓眼看人網民題詩相贈:將軍口才高,挺誰誰就糟;氣壞薩大木,老卡很煩惱。

張召忠雖然「哈」,但他的話是不是都是空穴來風、全無依據?也不盡然。作為大陸高級軍事家,黨指揮槍,張召忠的話也是黨指揮的結果。事實上,張召忠的擔憂也都是黨的擔憂,張召忠的腔口,也就是黨的槍口。據英國的《金融時報》報導,美國外交政策向東亞轉移,目的是針對中國,所以張召忠的話,雖然相反地解讀百靈百驗,但都是有根據的。

BBC引述該報導指出,美國總統奧巴馬訪問亞太地區,雖然不會訪問中國,但是經濟和軍事力量都在快速發展的中國卻是奧巴馬這次訪問的主要議題。報導形容,奧巴馬在訪問澳大利亞和印尼的時候,會尋求擴大「戰略主軸」,意味著美國外交和軍事政策從伊拉克和阿富汗轉向亞太地區。例如,雖然美國不會在澳大利亞新設軍事設施,但是美澳都同意將澳大利亞境內的軍事基地升級,並在澳大利亞儲備軍火以供未來如果發生衝突時之需。

另據美國之報導,美國和澳大利亞總理吉拉德11月16日宣佈了一項在澳大利亞國土上保持美國駐軍的新協議,美國將派遣200到250名美國海軍陸戰隊隊員駐紮在澳大利亞北部,實行每6個月的輪流部署,這支美軍未來將增至2500名軍人的完整編制。

奧巴馬說,這項協議將幫助維持亞太地區的安全架構。他說,協議也將讓該地區其他美軍的訓練和演習更加便捷,並幫助小國增強配備,從而更迅速地應對危機。

奧巴馬在印尼參加東盟峰會的時候,就推動南海航路開放,而美軍也在「默默地」發展一旦南海航路為中國所阻時對抗中國的戰術。奧巴馬2011年11月13日在夏威夷APEC峰會結束之後舉行的記者會上,回答了記者提出的關於美中關係的問題,其中包括中國在伊朗核項目問題上的態度,美中兩國的貿易爭端,人民幣匯率問題,中國作為世界大國應當承當的義務,以及美國對中國領導人的期待。奧巴馬警告說,中國需要遵守國際規則!

當記者問,您表示美國的工商領袖們對中國經濟變化的步伐越來越感到失望。中國到底沒有遵守哪些規則?您想看到中國到底採取哪些具體步驟?假如中國不遵守規則,您的政府願意採取哪些懲罰性措施?奧巴馬說:我歡迎中國的和平崛起,看到中國成功地讓數億人口擺脫貧困,這也符合美國的利益。中國可以成為穩定的源泉源,可以幫助制定國際規範和行為準則。在過去兩年中,我們所做的是要設法與中國建立一種坦白的、前後一致的、公開的關係和對話,而這種努力帶來了不少好處,比如在諸如伊朗等問題上得到中國的支持。但是從我上任以來我也對中國領導人說過,當涉及到中國的經濟運作時,他們的一些做法已經不僅給美國、也給他們的很多貿易夥伴和周邊國家帶來不利,最為人知的例子是中國的貨幣問題。大多數經濟學家估計人民幣的幣值被低估了20%到25%。這就是說我們對中國出口的東西要貴出那麼多,而他們出口到美國的東西要便宜那麼多。這個在過去一年有了一點改善,部份原因是美國的壓力,但是改善的幅度不夠。現在是他們進一步走向人民幣市場化的時候了。我們認識到他們也許不可能一夜之間完成這個轉變,但是他們能夠以比迄今為止的速度更快的步伐邁進。順便說一句,這對中國經濟來說不見得是壞事,因為他們的經濟增長一直是靠出口來帶動,以致忽略了國內的消費和建立國內市場。這就讓中國更容易受到全球經濟的衝擊。他們的作法讓整個全球經濟失去平衡,原因是他們沒有儘可能多地從其他國家採購。
這與中國領導人所說的發展方向並非不一致。問題是,中國有一群出口生產商喜歡目前這個模式,作出改變從政治上來說對他們是困難的。我瞭解這一點。但是美國和其他國家認為中國應該適可而止了,我想這是可以理解的。

奧巴馬說,我們的擔憂不止於此,還有知識產權保護問題。在中國作生意的公司不斷報告出現這個問題,說知識產權沒有受到保護。這對像我們這樣的一個發達經濟體來說尤為重要,因為我們有競爭優勢的地方之一,就是我們有優秀的工程師、優秀的企業家,我們一直在設計不同凡響的新產品。如果這些產品沒有得到保護,就會看到中國以低成本進行複製生產,而沒有付給那些發明這些產品的人任何費用來增加他們的收入,這就很成問題。這只是兩個例子,其它的例子還很多。這些做法都不是什麼秘密。

奧巴馬說,我想每個人都清楚這些方法已經用了有一段時間了。有時候,美國公司會對提出這些問題心有餘悸,因為他們不希望因此受到懲罰,從而影響到他們和中國做生意的能力。但是我沒有這方面的擔憂,所以我提出了這些問題。從執行方面來看,其它我們一直在做的事情實際上是試圖執行現有的貿易法。我們已經提出好幾起案例,比如其中一個美國媒體可能比較熟悉的是涉及到美國輪胎的案例,美國針對中國採取了大刀闊斧的行動,最終美國贏了。其結果就是,美國輪胎製造商佔據了一個更有利的地位,那意味著給美國帶來更多的工作機會。因此我認為我們可以從和中國的貿易中獲益。我當然希望繼續和中國政府建立一種富有建設性的關係,但是在堅持讓中國用其他國家同樣採用的規則進行運作方面,美國將繼續保持堅定的立場。我們不會讓中國佔美國或者美國企業的便宜。

記者問及那樣的言辭或者態度是否會危害您所領導的政府在和中國及整個亞太地區周旋後所取得的進展,奧巴馬回答:政治並不總是溫文爾雅,四平八穩的。因此我們的討論大多集中在實質性的問題上,比如:現在我們如何為國人增加就業機會?我們應如何擴展貿易?我們應如何擴大出口?奧巴馬說,我和中國領導人一直都非常坦誠,不過我告訴他們,美國人,不管是左派、右派、還是中間派,都主張貿易和競爭。我們認為我們有世界上最好的工人、我們有最好的大學、最好的企業家、最好的自由市場。我們隨時準備好走出去和任何國家競爭。但是在美國政壇上,人們一直擔心目前的競爭環境並不公平。因此,我一直試圖解釋的是,我們有機會朝著一個雙贏的方向前進:中國將從和美國的貿易中受益;而美國同時也能獲益。中美兩國都能同時增加就業機會。但是目前事情亂了套,這種情況發生在很多地方,就像我們最近看到參議院在中國人民幣問題上的投票。

奧巴馬說,中國在成長,其經濟影響力在擴張,因此人們會期盼看到中國在世界經濟中扮演一個負責任的領導者角色,這也是美國一直在努力做的事情。我是說,我們努力建立起國際通行、每個國家都能遵守的規則,然後我們可以根據那些規則來行事,我們可以進行激烈的競爭。但是我們並不想玩弄這個系統,這也是領導者職責的一部份。奧巴馬認為,中國有機會成為這種類型的領導者。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不應該僅僅是對它所在的地區產生重要作用,而且還應該對整個世界起到重要作用。但是這將需要中國承擔起責任來,需要中國明白他們現在的角色和二、三十年前不一樣了;那時候如果他們不遵守一些規則,並不太要緊,當時不會帶來重大影響,我們不會看到巨大的貿易不平衡,繼而對世界金融系統直接帶來影響。現在中國已經是一個成熟的大國,因此他們需要以一種負責任的方式來幫助管理這個進程。

在伊朗的問題上,奧巴馬認為中國和俄羅斯對制裁伊朗發揮了關鍵作用。他說,我上任三年來讓人感觸最深的就包括我們國際社會在伊朗問題上能夠形成的那種團結的程度。我剛上任之際,圍繞伊朗核項目,國際社會意見分歧,伊朗卻團結一致。而我們現在所處的局面是:國際社會團結一致,伊朗陷入孤立。由於我們的外交和我們的努力,我們對伊朗實施了迄今我們所看到的最強有力的制裁,中國和俄羅斯對此起了關鍵作用。假如他們不在聯合國支持這些努力,我們就看不到我們已經取得的這些進展。他們發揮了作用。

我們所有的情報都顯示,伊朗的經濟因此而蒙受損失。我們還看到伊朗在該地區的影響有所消退,部份原因是,阿拉伯之春席捲中東;伊朗在國內的壓制手段是倒行逆施。

因此,在伊朗問題上,我們目前所處的位置跟兩三年前相比更為有利。話雖如此,國際原子能機構的最新報告表明了我們已經知道的情況,那就是,雖然伊朗並未擁有核武器,而且在表面上仍然允許國際原子能機構的觀察員入境,但他們正在從事的一系列做法與他們的國際義務以及國際原子能機構下的義務相違背。這就是國際原子能機構報告所表明的。

奧巴馬說,所以,我所做的是與梅德韋傑夫總統還有胡主席交談,我們所有三人在目標上意見完全一致,那就是:確保伊朗不得使核能武器化,而且我們不能在該地區觸發一場核軍備競賽。這符合我們所有各方的利益。談到我們如何向前推動,我們會在今後幾星期裡和他們仔細商討,看看我們還有什麼其他選擇。對伊朗的制裁規模巨大,影響範圍也大,而且是建立在我們已經築好的平台上。我們會探討每一種可能性,來看能不能用外交的方式解決這一問題。我曾反覆說過、今天也要說的是,所有選擇都在考量之中,因為我堅信一個擁有核武器的伊朗不僅會對中東地區、也對美國造成威脅。但是我們更願意讓伊朗承擔其國際義務,通過外交談判來允許他們按照國際法則以和平方式利用核能,同時誓言放棄將核能用於武器。所以我們會在這個問題上繼續推動。中國和俄羅斯也有相同的目的、相同的目標,我相信我們會繼續在這一問題上密切協調與合作。……

看完奧巴馬的講話,人們不禁會陷入疑惑。張召忠的話似乎不是黨指揮槍,張召忠的話也不是黨指揮的結果。張召忠在書中預言中國不惜三次世界大戰保伊朗,也根本和胡錦濤與奧巴馬、梅德韋傑夫的交談,「中國和俄羅斯也有相同的目的、相同的目標」,「我們所有三人在目標上意見完全一致」大相逕庭。到底是奧巴馬撒謊還是張召忠胡說八道?!

文章來源:《大中華思想門戶》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Advertisements

About usachinanukewar

For nation shall rise against nation, and kingdom against kingdom: and there shall be famines, and pestilences, and earthquakes, in divers place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