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英降臨 民主末路(杜念中)

菁英降臨 民主末路(杜念中)

2011年 11月19日

歐洲各國中債務問題最嚴重的希臘和義大利,在各方壓力下終於更換了領導人。希臘前總理巴本德里歐因為要把不得人心的歐盟紓困案訴諸公投,被迫辭職,換上了金融經濟專家帕帕季莫斯。義大利情況大同小異,早已失去人心的貝魯斯柯尼狼狽下台,由經濟專家蒙蒂接任。

8人決定歐洲命運(The Rothschild Banking Family) (The Antichrist’s banking family)(The Beast Empire of the Antichrist)(The 7-year Tribulation)

兩個民主國家元首換人看似稀鬆平常。內閣制國家的在野黨和選民不滿政府就可發動倒閣,啟動大選,由新的多數黨,或政黨聯合取得執政。但兩位新總理是十足的空降部隊,由歐盟和歐洲央行送給希臘和義大利國會認可。嚴格講,兩人的任命完全沒有民主正當性。有人說,就是因為傳統政客一再令人失望,所以危機時期國家才需要沒有利益糾葛的技術官僚無私的推行改革。 
這樣的話乍聽也有幾分說服力,但可能犯了過度簡化的錯誤。尤其領導人若完全未經民意洗禮,無論政績如何,統治正當性必然難以持久。政治總是個充滿利益糾纏、夾雜可笑鬧劇的場域,哪個國家都無法例外。但因為債務危機,希臘和義大利政治卻遭其他歐洲國家醜化,即使這些國家的國內政治其實並沒有更高明,更清純。 
帕帕季莫斯就職後,聯合政府的主要政黨新民主黨就明確表示,支持過渡政府到二月大選,之後就與其他政黨分道揚鑣。保守新民主黨從來反對歐盟要求希臘人勒緊褲帶的紓困政策,認為嚴苛的條件除讓希臘保有還債借貸能力外,幾乎無助經濟成長,反而可能讓希臘陷入更嚴重的衰退。新民主黨的看法未必沒有道理,而且堅持這樣的主張也可能獲得更多選票。失業者、遭資遣的公部門員工、被迫歇業的小商人,會在支持新民主黨和參加無政府主義運動間做一個選擇。希臘無政府主義運動歷史悠久,近年反對歐盟紓困計畫尤其激進,造成政府很大負擔,但是對大批無望的失業青年卻極具吸引力。 
擔任過希臘央行總裁,也擔任過歐洲央行副總裁的新總理帕帕季莫斯,眼前的挑戰不小。但其實也就是在帕帕季莫斯擔任央行總裁時,希臘僱用了高盛公司作假帳,掩蓋希臘的實際財政狀況。希臘作假使法國總統沙柯吉公然宣稱,讓希臘留在歐元區是個「錯誤」。不過希臘作假矇混時,帕帕季莫斯身為央行總裁難道沒有任何責任嗎?對於希臘嚴重的逃稅問題,帕帕季莫斯也沒有任何作為。 

同樣的,義大利新總理蒙蒂過去代表義大利參與歐洲執委會,熟悉歐盟的經濟運作。之前,他也是高盛和可口可樂的顧問。雖然在義大利政界不是一線人物,但蒙蒂是多個極具影響力的國際組織的成員。尤其有趣的是,蒙蒂和帕帕季莫斯都是洛克斐勒發起、由各國菁英組成的「三邊委員會」(歐洲、美國、日本)一員,蒙蒂一度還是歐洲區主席。三邊委員會毀譽參半,但在國際上的影響力人盡皆知。
70年代中期三邊委員會曾出版《民主的危機》,指出當時先進國家的民主體制無法處理嚴峻的挑戰,但這份由杭亭頓等知名學者領銜撰寫的報告,並未提出技術菁英替代政治菁英的主張,反而開出一連串如何強化民主的藥方。但30多年後,歐洲的權力卻愈來愈集中,許多國家的命運幾乎決定在極少數民選和非民選的菁英手中。目前當紅的「法蘭克福俱樂部」成員只有8名,但卻足以決定歐洲多國的命運。
如果說歐洲民主真的出現危機,那麼完全不受民主監控的菁英統治,才是民主真正的危機,嚴重性遠超過歐債問題。畢竟再好的皇帝,也比不上一個無效率的國會,何況民主的價值從來也不在效率。希特勒、史達林不早已給了我們答案? 

《GOOGLE地球》
作者為《蘋果日報》社長 

Advertisements

About usachinanukewar

For nation shall rise against nation, and kingdom against kingdom: and there shall be famines, and pestilences, and earthquakes, in divers place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