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英决心推倒伊叙同盟

美英决心推倒伊叙同盟

2011年11月23日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22日将表决一份决议草案,谴责叙利亚政府镇压反政府抗议活动。叙驻联合国大使将这一行为称做无异于 “对叙利亚宣战”。此前,叙曾经的好友土耳其警告它说,有可能在该国边界设置禁飞区。这让发生在叙利亚的故事与利比亚越来越像。叙利亚是伊朗唯一可信赖的阿拉伯国家,两国还是美国“邪恶轴心”名单上的“患难兄弟”。有媒体评论说,如果能推翻叙利亚政权,那么伊朗这张多米诺骨牌也会倒下。21 日,美英加等国发动了新一轮对伊朗制裁,它们在制裁宣言中用“规模前所未有”、“中断一切经济联系”等定语说明决心。西方对叙利亚和伊朗的上述动作都遭到俄罗斯反对。叙媒体称,俄罗斯已有3艘军舰驶入该国海域,它的航母下个月可能会与美航母同时在中东周边游弋。加拿大自由新闻网评论称,美国总统奥巴马比历史上任何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发动的战争都多,他说要带给中东和平,但他正制造的风险,比你能想象出的都大。

  对“伊一叙轴心”同时下手

  据美联社报道,联合国人权委员会22日将表决一份决议草案,谴责叙利亚政府镇压反政府抗议活动。这一做法被叙驻联合国大使巴沙尔·贾法里愤怒地称为是欧洲国家患上的“叙利亚恐惧症”,无异于“对叙利亚政府宣战”。阿拉伯文《生活报》援引一名欧洲外交人士的话称,预计会有超过50个国家投赞成票,叙利亚问题重回安理会将不可避免。

  在对叙利亚问题尚可称为“悬而未决”之时,西方对伊朗的新一轮打击已经展开。美国总统奥巴马 21日晚签署总统令,对伊朗石油和天然气工业使用的商品和服务实施制裁,并宣布了一个全球范围的外交活动,鼓励各国向除伊朗外的其他供应商购买石油化工产品。俄罗斯《观点报》评论说,这是美国首次对伊朗能源行业实施直接制裁。美国还把伊朗列为“洗钱活动的重点关注地区”,并警告称,正考虑包括制裁伊朗央行在内的进一步措施。

  同一天,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称, “已切断所有英国金融机构与伊朗金融机构的联系”。加拿大也宣布,将切断与伊朗“一切实际的经济往来”。虽然未采取具体行动,但不甘落后的法国总统萨科齐在21日分别致信欧盟和一些国家领导人,敦促立即冻结伊朗央行资产,停止购买伊朗石油,对伊朗实施“规模前所未有”的制裁。

  美国《外交》杂志评论称,现在似乎已到了西方对伊核问题做个了断的关键时刻。可是, “这是那根能压倒骆驼的稻草吗?”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核政策项目主任乔治· 佩尔科夫斯基给出的答案是:不是。路透社22日分析说,这一系列单边举措显示,西方难以说服俄罗斯与中国不否决安理会的进一步行动。

  俄罗斯外交部22日的声明某种程度上印证了这一判断。据法新社报道,俄罗斯认为这样的制裁“不可接受”,且违反国际法,并警告此举将令与德黑兰的建设性对话变得复杂。对于西方大国密集出台的制裁措施,早巳习惯的伊朗反而表现淡定。伊朗工业和商业部长迈赫迪·卡赞法里将制裁形容为“一场双输游戏”。伊朗外交部发言人迈赫曼帕拉斯特说,美英此前对伊朗的制裁已被证明“毫无作用”,新措施不过是 “宣传和心理战”罢了。

  “伊朗一叙利亚轴心”,西方媒体经常以此形容这两个国家的亲密关系。在当前两国先后面临西方制裁的境况下,这个词再度被媒体提及。英国皇家国际关系研究所中东问题学者亚斯·默克尔伯格对《环球时报》说,在西方的谈判桌上,叙利亚和伊朗问题远比利比亚复杂得多。在西方眼中,最可怕的不是德黑兰拥有多强的核能力,而是伊朗和叙利亚的关系,他们不得不面对一个强势的中东。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殷罡22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叙利亚与伊朗的亲密关系始于上世纪80年代,在两伊战争中,叙利亚是少有支持伊朗的阿拉伯国家之一。近年来日益孤立的共同遭遇令两国关系更加密切。据记者了解,在叙利亚爆发骚乱后,伊朗将确保“巴沙尔政权安全”视为一条红线,有消息称伊朗方面派出军事教官和技术人员,向叙方传授2009年平抑骚乱的经验,并在能源、资金甚至武器方面提供直接援助。

  相对地区大国伊朗,西方视政治和军事实力略逊一筹的叙利亚为叙一伊轴心上较弱一环。沙特《利雅得报》 21日称,为了减轻叙总统面临的压力,支持伊朗的组织将采用恐怖主义手段阻碍外国干预,国际社会应首先推翻叙政权,这将给德黑兰沉重一击。美中东智库华盛顿近东研究所也曾提出这个建议,并称如果成功就是巨大的战略成就。眼下,这一战术似乎正变得越来越清晰。

  大国炮舰外交开始在中东周边荡漾

  在西方加紧对叙利亚和伊朗同时动手的时候,“阿拉伯电视台”21日报道称,俄罗斯3艘军舰已经驶入叙利亚塔尔图斯海域。伊朗《德黑兰时报》援引俄匿名官方人士的话说,这表明俄罗斯准备动用军队干涉叙利亚危机。俄外长21日指责西方鼓动反对派拒绝和巴沙尔对话的行为如同国际政治挑衅。

  据俄新网22日报道,俄“库兹涅佐夫”号航母下月将赴地中海巡航。考虑到俄航母每次远航地中海都造访塔尔图斯港,相信今年也不会例外。以色列 “德布卡档案”网评论说,大国炮舰外交开始在地中海和波斯湾荡漾。本月12 日,美国航母“布什”号和“斯滕尼斯”号已经在伊朗海岸对面摆好架势。

  巴基斯坦《观察家报》把叙利亚称做“中东阿拉伯世界的南斯拉夫”。加拿大全球化研究中心网站的文章说,叙利亚是西方维持全球军事优势的战略门户,是伊朗唯一可信赖的阿拉伯国家,塔尔图斯港口还是俄在地中海的唯一海军基地。大马士革的政权更迭将在地中海完成对俄罗斯和伊朗海军的驱逐。

  “‘不先生’回归”,斯里兰卡《星期日时报》22日如此评论俄在叙问题上给西方带来的困扰。文章说,俄罗斯最近的姿态令人想起苏联时期。1957 年至1985年担任外长的葛罗米柯,由于不妥协的风格在西方有个“不先生” 的绰号。俄科学院美加研究所专家维克托说,俄在利比亚问题上支持西方,但什么都没有得到。莫斯科在世界上没有多少盟友可以抛弃。专家沃克说,尤其在俄罗斯面临选举时,民族主义情绪上升,丢掉盟友将被视为投降。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评论说,伊朗支持叙利亚,但并非不计代价。殷罡对《环球时报》说,如果西方真的军事入侵叙利亚,伊朗没有能力抗拒,因此军事上支持叙利亚,只能说是“有可能”。有观察家表示,伊朗正受到联合国制裁,国内经济问题严重,现在已经尝试和叙反对派取得联系了。

  美国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网站的评论文章称,在这个仇美情绪严重的地区,有人认为叙利亚局势将带给美国另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但事实上,这不一定要脏美国的手,他可以通过支持土耳兵不血刃地推动叙政权更替。土耳其曾是叙最亲密的国家之一,但此前它曾警告在叙边境设置禁飞区。据法新社报道,土总理21日再次警告,叙总统的日子已经“屈指可数”。

  加州大学网站的文章称,美国不能丢掉这个控制波斯湾的最后机会。每天通过霍尔木兹海峡运输的原油将近1550万桶。 “阿拉伯之春”为美国最终控制整个波斯湾并在中东建立军事存在提供了绝好机会。如果能推翻叙政权,那么伊朗这张多米诺骨牌也会倒下。最后一幕已经清晰可见,美国要做的就是轻轻地推那么一下。

  “埃及、叙利亚和以色列接近拐点”,加拿大自由新闻网以此为题称,奥巴马比任何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发动的战争都多,他的行动正让伊斯兰世界的每个重要政府联合起来,走向核武器。奥巴马说要给中东带来和平,但他正制造的危险,比你能想象出的都大。

  无论哪场战争,都是灾难

  士耳其《民族报》评论称,美国认为叙利亚将发生内战,俄罗斯军舰逼近波斯湾与美对峙,叙利亚则打算撤离靠近土耳其边界的居民以防战争。不论是“叙利亚战争”,还是“叙利亚内战”,总之,已经到战争边缘。沙特《利雅得报》的文章说,叙利亚位居中东冲突中心,它的不稳定会扩展到黎巴嫩和伊拉克,战争会导致该地区出现一波恐怖主义浪潮,有可能催生一个什叶派“基地”组织。

  殷罡说,西方现在不敢像欺负利比亚那样对待叙伊,担忧之一就是怕引发复杂的地区性战争。就西方目前对待叙利亚和伊朗的战略而言,并非是“打包对待”,而是分别对待。军事打击叙利亚和打击伊朗引发的影响不是一个层级,前者是一个 “中等事件”,后者则是“大事件”,甚至可能引发世界大战。但无论是哪一场战争,对该地区来说都会是一场灾难。

(环球时报)

Advertisements

About usachinanukewar

For nation shall rise against nation, and kingdom against kingdom: and there shall be famines, and pestilences, and earthquakes, in divers place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