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Joins Russia, Orders Military To Prepare For World War III

據西班牙《國家報》網站12月8日報道,一架無人機在伊朗境內墜毀引發華盛頓的擔憂,因為這相當于證實了美國正在伊朗實施某種軍事行動。這是一係列幾乎全部針對伊朗核計劃的神秘事件中的最新動態。這些事件讓人聯想到,存在著一種秘密行動,目的是挫敗被認為是伊朗研制原子彈的日益強烈的威脅。

奧巴馬政府在公開場合反復強調,阻止伊朗核計劃的軍事選擇沒有被排除,華盛頓的官方立場仍然處于通過外交途徑和經濟壓力來謀求這一目標的階段。但一些專家認為,在私下裏,軍事選項實際上已經在實施。

幾周以來發生了一係列引人注目的事件。上個月,控制著核計劃的伊朗革命衛隊一處設施發生爆炸,造成16人死亡,其中包括哈桑‧穆加達姆將軍,他被認為是伊朗謀求核武器的主要推動者之一。上周伊斯法罕的一家鈾轉化工廠發生爆炸,但當局並沒有透露事件造成的後果。這兩次爆炸的特點,特別是穆加達姆將軍的死讓人感到,這些並非意外事故,而是蓄意破壞。

在伊朗問題上,主張有限而具體地幹預甚于公開和長期戰爭的“奧巴馬主義”發揮了作用。本‧拉丹和其他“基地”組織頭目的死就是可能試圖在伊朗復制的模式。

據英國《衛報》網站12月8日報道,數月來,越來越多證據表明,在英國和法國的支持下,美國和以色列已經悄悄地展開對伊朗的戰爭。對反對派武裝組織的秘密支持已經發展成為一場暗殺伊朗科學家、網絡戰爭、襲擊軍事和導彈設施以及殺害伊朗將軍的運動。

英國外交部官員曾說,如果美國制訂進攻伊朗計劃(他們相信美國可能會這麼做),它會“尋求並獲得英國的軍事協助”,包括海上和空中支持以及使用英屬迪戈加西亞島的許可。

被前外交大臣傑克‧斯特勞駁斥為“不會考慮”的事,到戴維‧卡梅倫這裏變成了一個未被排除的選項,而現在居然差不多成了既定事實。沒有人真的相信美國對伊朗開戰不會造成災難性的後果。如果再考慮到對伊朗的指控如此明顯地站不住腳,這一切就更為令人震驚了。

事實上沒有任何確切證據表明伊朗正在開展核武器計劃。就連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詹姆斯‧克拉珀都承認,證據表明伊朗2003年就中止了一切核武器計劃,並且到現在都沒有再恢復。

美國《外交政策》雙月刊網站12月7日發表文章稱:“看來美國已經從僅僅談論軍事行動轉向實際進行軍事行動,雖然程度較低。除了通過“震網”病毒發動網絡戰以外,美國和以色列似乎正在採取秘密行動要炸掉伊朗的核設施,謀殺伊朗科學家。

美國目前正在做的當然比發動全面襲擊強。但是,基于三個理由,這種方式還是值得質疑。首先,我們對伊朗全神貫注,大大誇張了伊朗的能力及其對美國利益構成的實際威脅。伊朗目前只是一個二流軍事強國,不具備有效的擴張能力。

其次,發動一場秘密的低級別戰爭並非沒有風險,包括戰爭升級的風險。無論我們多麼小心地設法控制力度,情況失控的風險也始終存在。伊朗在軍事上對我們不構成太大威脅,但卻能以有限的方式制造麻煩,而且當然可能採取措施提升油價,甚至讓乏力的全球經濟復蘇脫軌。

最後,加大軍事壓力只能鞏固伊朗對美國根深蒂固的懷疑並延長美伊之間的敵意。

簡而言之,針對伊朗的“沉默行動”並非沒有風險和代價。我們不是只有無聲戰爭和全面戰爭這兩種選擇。第三種選擇是採取持久、耐心的行動,和伊朗重新接觸,讓伊朗領導人明白,不走核武道路對他們有利。”

埃及《事件報》7日報道說,無人機事件表明,美國和伊朗之間為戰爭做準備的秘密戰爭已經打響,無論RQ-170無人機是被伊朗擊落的,還是由于出現故障而墜落,它都表明,美國已經開始在伊朗腹地進行偵察和滲透,為戰爭做鋪墊。文章說,美伊之間終有一仗,現在發生的一切僅是一個“序曲”。

阿拉伯媒體還有報道說,在伊朗國內,雖然軍演不斷,反美之聲強烈,但包括伊朗高層在內,甚至仍有一些人相信美國不會對伊朗動武,現在,通過無人機事件,伊朗全國似乎統一了思想,伊朗政界和軍方都更加警惕,普遍認為仗肯定是要打的,並且開始在為戰爭做準備。

英國天空新聞臺7日題為“秘密戰爭仍在繼續”的評論說,美國無人機墜毀、伊朗核科學家被暗殺、伊朗軍事基地神秘爆炸……這一切或許不是我們所熟悉的戰爭,但它也不是和平。(本報駐美國、埃及、德國記者 李勇 黃培昭 青木 花立權 甄翔 陳一)

[2011-12-12] 專家:美對伊動武 中國不應坐視

據環球時報報道,對伊朗動武的聲音又一次噴薄而出。在國際原子能機構公佈伊朗核報告,美國指責伊朗暗殺沙特駐美大使等事件後,美國等國開始密集「伐交」,威脅利誘中國同意嚴厲制裁伊朗,對伊朗遭武力威脅默不作聲。筆者以為,在伊拉克戰爭和利比亞戰爭的慘痛教訓之後,中國不能再姑息美國和西方國家任意發動戰爭、損害中國利益、危害世界和平的行為,應該與同樣反對對伊朗動武的俄羅斯聯手說不。

近20年來,中國聚精會神搞經濟建設,美國卻集中精力征戰亞非歐,大肆搶掠冷戰果實,打著反恐、人權、民主的口號到處干涉,搶佔世界戰略要點,孤立、包圍潛在對手,進一步鞏固自己的「世界帝國」地位。作為世界戰略制高點的中東地區,不幸成為了美國的第一戰場。在伊斯蘭世界的三大反美強人薩達姆、拉登和卡扎菲被美國相繼殺死之後,伊朗已成為美國在中東最後圍攻的據點,被當成借口的伊朗核問題,就是在這種背景下出來的。美國對拿下伊朗志在必得,而利比亞問題的解決,加速了這一進程。美國現在對伊朗進行全方位制裁,和當年對伊拉克的制裁一樣,是要等待伊朗虛弱到極致時,以最低的成本徹底解決。消滅伊朗,美國將從政治、經濟和軍事上徹底控制中東,掌握能源閥門,從而在戰略上掌握鉗制美國潛在對手的巨大籌碼。

美國冷戰設計師之一的布熱津斯基曾經說過,美國戰略成功的關鍵,就是離間歐亞大陸上的三大國家力量,而中國、俄羅斯和伊朗結盟,將是美國的噩夢。為此,美國戰略家絞盡腦汁算計如何削弱三者,分割包圍、各個擊破:通過北約東擴,美國大大壓縮俄羅斯的戰略空間;通過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及利比亞戰爭,美國緊緊地包圍了伊朗。同時,美國通過美、日、韓、澳老盟友,又拉入印度和越南、菲律賓等部分東盟國家,並挺進中亞,對中國形成地緣戰略包圍。

在美國戰略家的棋盤上,伊朗和南海,是兩個互相關聯的點。美國非常清楚伊朗能源對中國的意義,也清楚南海爭端對於中國國民感情的刺激。兵法講「攻其所必救」,美國就在這兩個中國經濟的「糧道」處調集重兵,聲東擊西,迫使中國在購買美債和其他方面做出讓步。而在更大的範圍上,幾乎與中國有著重要能源貿易關係的國家和地區,除美國徹底控制的以外,都是美國軍事打擊和政治搞亂的重點,如伊拉克、利比亞、蘇丹、也門、伊朗等。在前幾個地區得手之後,美國在當下和今後一個時期,必將在伊朗問題上步步緊逼。

從美國的全球戰略中可以看得很清楚,伊朗與中俄是唇亡齒寒的關係。伊朗問題涉及中國重大利益,而俄羅斯已經明確表示不接受制裁伊朗,筆者認為,中國應該與俄羅斯聯起手來,堅決反對可能出現的對伊朗動武的提議。

美國不能指望中國等國家逆來順受。它應該做的,不是進一步對伊朗進行戰爭威脅,而是應該反思自己毫無節制的、任意屠殺弱國的戰爭政策;不是進一步包圍、壓制、敲詐中國,而是向中國學習,至少也應該學會和中國商量。大多數時候,中國等新興國家保持沉默,但它們的確有讓世界上一切強權吃不了兜著走的力量。作者:龍韜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戰略分析師

美伊劍拔弩張,戰爭? 看中東亂局的背後
2011年12月12日

長期對峙的伊朗與美國目前已到了劍拔弩張之勢。美國總統奧巴馬12月8日稱,伊朗已面臨“前所未有的嚴厲制裁”,美國將阻止伊朗獲得核武器。與之相呼應的是,歐盟凍結了143個伊朗在歐盟實體的資產,禁止37名伊朗人入境。英國《衛報》日前撰文說,西方目前對伊朗的強硬態度,與入侵伊拉克前的形勢類似,制裁只為軍事進攻伊朗鋪平道路。以色列國防部長巴拉克的表態則更令人匪夷所思,他暗示以色列也許不會事先通報世界大國就發動軍事打擊。

    以色列《國土報》2日則以“秘密戰爭”為題稱,爆炸、致命的電腦病毒和其他各種“意外事件”表明,破壞伊朗核計劃的行動正在進行,要麼是西方情報機構,要麼是內部反對組織,或者兩者皆有。奧巴馬總統雖未對伊朗發表戰爭警告,但似乎也對與國際社會共同制裁伊朗躊躇滿志,他說,“我們剛剛執政時,世界是分裂的,然而伊朗卻是團結的,他們正在按照自己的計劃向前推進,然而今天,伊朗已被孤立,而全世界卻是團結的,我們對伊朗施加了前所未有的嚴厲制裁,正從伊朗內部對其產生影響。”美國一些政要甚至揚言“最終改變伊朗的政府是必要的”。奧巴馬政府顯然希望通過施壓造成伊朗內亂,美國便可不戰而屈人之兵,推翻伊斯蘭革命政權。不僅如此,美國還在利用“巧實力”和“軟實力”削弱伊朗鬥志,美國開辟的虛擬駐德黑蘭大使館網站,希拉裏‧克林頓在網站視屏上笑容可掬地“問候伊朗人民”。

    面對美國和西方的制裁,伊朗也表現出前所未有的強硬,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下令伊朗軍方、情報、安全部門採取一切必要措施保護伊朗免受外界攻擊;伊斯蘭革命衛隊司令賈法裏隨後下達命令,要革命衛隊做好預防軍事打擊和偷襲的戰鬥準備;革命衛隊將伊朗的“流星-3”遠程導彈布置到各秘密防禦點,避免遭敵人攻擊或用于反擊;伊朗空軍還迅速組建了多個“快速反應小組”,並針對假想敵空襲展開了多次演習;為了鼓舞士氣,伊朗高調宣傳“擊落”美國無人機;伊朗還在美國宣布開通虛擬駐伊朗大使館網站,開通後不到12小時就將其屏蔽,伊朗外交部發言人8日說,美國開設虛擬使館的舉動無法贏得伊朗人民的心。

 雖然“山雨欲來風滿樓”,但伊朗輿論並未表現出對與西方關係惡化的擔憂。伊朗新聞臺2日就英國降低與伊朗外交關係規格一事播放了以“英國難以撼動伊朗”為題的評論,“盡管英國外交大臣黑格敦促歐盟採取更嚴厲的措施對付伊朗,包括凍結伊朗央行在歐洲的資產,但歐盟國家的代表卻在這一問題上陷入分裂”。伊朗輿論認為,陷于主權債務危機的歐盟各國自保都來不及,哪還有心思集體制裁伊朗,伊朗一位官員甚至說,伊朗一定能從西方的分歧中“發現逃避制裁的機會和縫隙”。伊朗外交部發言人梅赫曼帕拉斯特3日表示,其他歐洲國家不應為英國而犧牲他們與伊朗的良好關係。

    而美國的動作也耐人尋味,西方媒體透露,美國曾試圖派遣駐阿富汗美軍特種部隊前往出事地點,搶回那架無人機;或派遣一個特別行動小組潛入伊朗,炸毀無人機;或派出戰鬥機空襲摧毀無人機。然而,由于擔心這個秘密行動一旦敗露會被伊朗指責為發起“戰爭行動”引發大規模軍事衝突而最終放棄,不論美國出于何種考慮,這種“示弱”更使得伊朗增強了在軍事上對抗美國的信心。

    就大形勢而言,美國正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推進“戰略脫身”,美國對敘利亞是否動武猶豫不決,同時被利比亞、埃及和也門等國亂局的“善後”搞得焦頭爛額,歐債危機又使得大西洋聯盟各國同床異夢,加上南美國家阿根廷突然轉舵,武力包圍馬爾維納斯群島對抗英國,並主動向伊朗示好,以色列與土耳其這兩大盟國的對立,美國不得不一面對伊朗施壓,一面調解盟國之間的矛盾,這一切導致美國自身力量因分散而捉襟見肘,很難想象美國在此時會發動針對伊朗的全面軍事打擊,但巴基斯坦一些輿論指出,不能排除美國再多搞幾次“意外事件”教訓伊朗,如同他們對巴基斯坦所做的那樣。德國《圖片報》日前說,伊朗佔據重要的石油運輸通道,如果戰爭開打,將打擊西方經濟體的“骨髓”。(光明日報伊斯蘭堡12月11日電/記者 周戎)

A grim Ministry of Defense bulletin issued to Prime Minister Putin and President Medvedev today states that President Hu has “agreed in principal” that the only way to stop the West’s aggression led by the United States is through “direct and immediate military action” and that the Chinese leader has ordered his Naval Forces to “prepare for warfare.”

Hu’s call for war joins Chinese Rear Admiral and prominent military commentator Zhang Zhaozhong who, likewise, warned this past week that: “China will not hesitate to protect Iran even with a Third World War,” and Russian General Nikolai Makarov who grimly stated last week: “I do not rule out local and regional armed conflicts developing into a large-scale war, including using nuclear weapons.”

A new US intelligence report has also stated that China has up to 3000 nuclear weapons compared with general estimates of between 80 and 400. To further pour more gasoline on the fire, the Washington Times has just reported that North Korea is making missile able to hit the US.

The raising of global tensions between the East and West was exploded this past fortnight when Russian AmbassadorVladimir Titorenko and two of his aides retuning from Syria were brutally assaulted and put in hospital by Qatar security forces allegedly aided by CIA and British MI6 agents attempting to gain access to diplomatic pouches containing information from Syrian intelligence that the United States was flooding Syria and Iran with the same US-backed al Qaida mercenaries who toppled the Libyan government.

https://www.youtube.com/v/l-3xeP7NFRE?version=3&hl=en_US

Further evidence in these diplomatic pouches, this bulletin says, reveals that the United States is preparing an “ultimate solution” to the Middle East Crisis should nuclear war break out by attacking Syria and Iran with lethal biological agents intended to kill tens of millions of innocent civilians.

The discovery of the biological agent to be used by the West was revealed a fortnight ago by Dutch virologist Ron Fouchier of the Erasmus Medical Centre in the Netherlands who lead a team of scientists that discovered that a mere five mutations to the avian flu virus was sufficient to make it spread far more easily and would make it the most lethal killer of mankind ever invented.

Should the US begin an attack utilizing this deadly virus, this bulletin continues, its most likely method of delivery would be via its RQ-170 Sentinel Drone which is operated by the CIA.

These frightening assessments of future US actions against its enemies were revealed in this bulletin based upon Russian intelligence analysts examination of the RQ-170 Sentinel Drone brought down over Iranian territory last week by the Russian made Avtobaza ground-based electronic intelligence and jamming system used against this unmanned aerial vehicle with little damage and that showed it be equipped with a sophisticated aerosol delivery system.

Important to note is that the Western powers first use of a deadly flu virus to destroy their enemies and overthrow the established global order was first used less than a century ago in 1918 when the Spanish Flu variant was unleashed at the ending of World War I and killed an estimated 50-100 million people which represented fully 3-6% of the world’s entire population. Some 500 million, or 27%, were infected.

Archived KGB files on the Spanish Flu pandemic have always stated that this deadly virus was “bio-engineered” by US military scientists who used as their “guinea pigs” American Soldiers who were the first recorded victims and were stationed at Fort Riley, Kansas.

To fully understand the underlying reasons behind the United States and its Western allies push for Total Global War was recently detailed by the top American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 Greg Hunter whose shocking in depth report titled “Is the World Spinning Out of Control?” revealed that the entire edifice of the Western economic systems is crumbling under the weight of over $100 Trillion in debt no one is able to pay and wherein he warned: “Never in history has the world been this close to total financial chaos and nuclear war at the same time.”

Sadly, but as always, the American people are not being allowed to know the horrific future their elite leaders are planning for them, a situation made even worse this past week when the US Senate passed a new law by a 93-7 vote that is warned will destroy America for all time by giving total control of this once free nation over to its military forces and destroy their Constitution.

https://www.youtube.com/v/jQnHwZ1Uxo0?version=3&hl=en_US

As we noted in our previous report, it is worth mentioning again the words of the American Founding Father, Thomas Jefferson, who warned his fellow citizens over 200 years ago about what is happening today by saying:

“I believe that banking institutions are more dangerous to our liberties than standing armies. If the American people ever allow private banks to control the issue of their currency, first by inflation, then by deflation, the banks and corporations that will grow up around will deprive the people of all property until their children wake-up homeless on the continent their fathers conquered.”

Source

储昭根:对伊朗动武已是箭在弦上

2011-12-07 18:13:18
2011年11月8日,国际原子能机构在维也纳发布报告,公布了一份伊朗制造核武器的详细时间表。该报告认为,至少在2003年年底之前,伊朗曾“有组织、有系统地”从事“与核爆炸装置有关的”活动,并依据“可信”证据,伊朗目前仍“从事核爆炸装置研发相关活动”。国际原子能机构对伊朗核计划可能具有军事用途表示了“严重关切”,这也是其迄今为止就伊朗核计划是否具有军事用途所作的最为明确的表态。

美国和以色列对伊朗打不打,怎么打,中东问题学者与军事专家尚处于激烈争论中。主张不会打的。此种观点立足如下事实:一是,伊朗无论是从面积、人口、还是军事、政治角度来说都是中东地区首屈一指的大国:伊朗国土面积达164.8万平方公里,比伊拉克和阿富汗加起来还大许多。伊朗武装力量由正规军和革命卫队组成,总兵力达50多万人,据美国国防部的评估,“波斯铁骑”的实力在全球可排进前10位。且伊朗拥有狂热的宗教精神,最高精神领袖一号召,甚至全世界的伊斯兰都对美国发动“圣战”。一句话,伊朗在实力上,与利比亚与伊拉克均不可同日而语。

二是,众所周知,世界出产石油的至少35%经过霍尔木兹海峡运输。伊朗通过布雷封锁霍尔木兹海峡,从而切断从波斯湾到印度洋的石油运输要道,停止对欧洲的能源供应。伊朗是世界第四大产油国以及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第二大产油国,对伊朗动武将导致国际油价可能会飙升至每桶175美元至200美元,引发全球能源危机,对复苏乏力的世界经济的影响难以估量。

三是,未来一段时期,美国及北约主要成员优先考虑的是解决叙利亚和也门,而要对叙利亚、也门动武,当然就不会对伊朗同时动武。对伊朗动武也将引发地区——从伊朗,经伊拉克什叶派、叙利亚,到黎巴嫩真主党形成的“什叶派新月地带”的连锁反应。德黑兰可携带核弹头的“流星”系列弹道导弹的射程可覆盖以色列和美国在海湾的军事基地。伊朗的领导人曾威胁说,只要4枚伊朗巡航导弹,就可以摧毁以色列,且可以杀死100万以色列人。黎巴嫩真主党和巴勒斯坦哈马斯也很有可能对以色列展开报复。目前,哈马斯的火箭弹已能打到特拉维夫。数千枚火箭弹同时射向以色列腹地,将对以色列造成灾难性后果。所以,美国国防部长利昂·帕内塔警告: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可能产生“预期外后果”,还可能“严重影响”中东地区

最后,美欧债台高筑,西方不太可能复制“利比亚模式”。如果发动“伊朗战争”将把美国拖入10年来的第四场战争,使美国经济陷入更可怕的麻烦之中。受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的拖累以及金融危机打击的美国,经济实力已大不如前,美国对伊朗动武不能不受到其捉襟见肘的财力制约。如今美国政府正在千方百计地裁减军费。同样,英国甚至在介入利比亚冲突期间,就不得不在国内裁撤战机和士兵。在美国国内的反战情绪声势浩大且长盛不衰情况下,这恐怕影响奥巴马明年竞选连任之路。如果让海湾国家单独出面或充当主力军则更不现实,因为这些国家虽有美国、欧洲提供的先进武器装备,但严重缺乏作战经验,它们更不敢直接开罪伊朗这个强大的邻国。因此,有人认为“利比亚模式”难在伊朗复制。

鉴于以上情况,对伊朗的军事打击似乎不可能。更何况,伊朗核危机背后有着大国博弈的身影。在伊朗核报告细节陆续披露后,俄罗斯总理普京、外长拉夫罗夫相继发表措辞严厉的声明,坚决反对对伊军事干预。俄罗斯总理普京发狠说,如果真要轰炸伊朗,俄罗斯将展开报复。俄罗斯显然绝不能坐视西方染指伊朗,令自己的“下腹部”顶上一把尖刀。正如欧洲分析家所指出的,如果俄罗斯持上述立场,任何针对伊朗的大规模军事干预,都可能冒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风险。

数据显示,伊朗目前是中国的主要石油进口国之一,仅2010年进口的原油就高达293亿美元,比2009年增加了40%,原油进口量占我国总进口量的约10%,仅次于沙特和安哥拉。另外,伊朗局势如发生重大变化,将直接影响中国与波斯湾地区的能源陆路交通,也将影响中欧之间南线的战略陆路通道,而中国—巴基斯坦—伊朗的陆上石油管道项目对我国石油能源安全具有重要意义。因此,我国外交部发言人明确表示,中国反对核武器扩散,但坚决反对在国际事务中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由于中俄的反对,西方国家在对伊朗动武更无法得到联合国安理会的合法授权,对伊朗动武合法性问题就成为西方国家绕不过去的难题。这似乎让对伊朗动武更加不可能。

如果对伊朗动武不可能,有没有可能以色列故技重施,单方面采取军事行动偷袭、轰炸伊朗核设施呢?1981年和2007年,以色列空军就在美国事先不知情的情况下,发动针对伊拉克奥西拉克核反应堆和叙利亚阿尔奇巴尔核电站的“巴比伦行动”和“果园行动”,摧毁了这两个国家的两座核设施。但以色列轰炸伊朗,必然导致伊朗的强烈报复,中东全面动荡与战争结局亦是不可避免。作为以色列的铁杆美国不可能袖手旁观,最终还是被捅了马蜂窝的以色列拉下水。

正因为如此,笔者判断,尽管面临种种困难,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伊朗动武已是箭在弦上,且不得不发了!那些认为不会对伊朗动武的军事或战略学者低估了西方国家的战略与决心。

从时间紧迫性上看,以色列情报部门称,伊朗打算在明年年底前将大部分核装置转移到库姆城附近一个戒备森严的地下设施中,如此一来,届时空袭将更难摧毁这些核装置。有鉴如此,英国军方宣称有可能在圣诞节或明年年初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打击核设施。

而且,如果伊朗在其西部部署射程1300千米、可携带核弹头的流星-3导弹,几乎整个中东地区都在其打击范围内。再加上伊朗革命卫队可能还是拥有500-600枚配备常规弹头、射程均超过300千米、速度更快,突防能力更强的流星-1和流星-2导弹,以及伊朗正在寻求实施比流星-3导弹更远、达4000-5000千米射程的新型远程弹道导弹“科萨计划”(Project Koussar),这让美英以等国正接近于达成这样的共识,——“伊朗发展远程弹道导弹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投送核武器和其他武器,或者以此对相关国家进行警告”。如今,伊朗具备了向其邻国发射弹道导弹的能力,以色列和邻近驻扎的美军都在伊朗导弹打击范围内,那么等到伊朗能将导弹射程覆盖到欧洲的时候,谁还敢谈论消灭伊朗核潜力呢?

从以色列的急迫性上看,伊朗总统总统内贾德不止一次公开宣称要“将以色列从地球上抹去”, 即便是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多项对伊朗实施来历制裁,或者是美国和以色列发出战争威胁后,伊朗照常强硬执行其核发展计划。可以说,缺乏战略纵深、尽管自己拥有核武器的以色列对伊朗拥有核武器简单是坐如针毡,惶惶不可终日。

不仅如此,中东的形势让以色列更是倍感危机。今年以来,中东“阿拉伯之春”所带来的中东剧变最大的受威胁者就是以色列,且向着不利于以色列的方向发展。随着埃及、突尼斯等亲美、亲以势力的倒台。阿以冲突重新被激活,突尼斯大选中“伊斯兰复兴运动”势力的崛起,埃及也日趋对以色列强硬,中东北非的政治地图正在悄然发生变化,以色列的处境大为不妙。

更为不妙的是,奥巴马政府在中东采取了更为平衡的中东政策,寻求与伊斯兰世界的和解与合作。随着中东阿拉伯之春的推进,美国在中东战略盟友的增加,以色列原来战略地位下降,而一直靠美国政治、经济、军事援助才得以生存的以色列可以说心里更是打翻了“五味瓶”。笔者就曾撰文指出,如果以色列危及美国根本利益,美国也不是没有改变、放弃以色列政策的可能!

以色列常常被认为中东第一军事强国,但2006年的黎以战争中过去战无不胜以色列军队最终却只打了一个平手,从黎南灰头土脸败回,极大地动摇了以色列在美国中东战略地位。以色列为了挽救自己的颓势,势必要通过对伊朗一战,绝地大反击,以寻求和巩固自己在中东的安全地位与优势。这就是说,攻打伊朗简直成了以生存的需要。

再从战略上看,打伊朗也西方的一“妙招”。常规思维是,西方先解决叙利亚、也门,形成对伊朗的包围后,最后再打伊朗,但这只是线性思维。西方如果要加快中东战略布局,以及免于陷入中东种种漩涡,更不要日益升高的核危机,直接打伊朗不失一高招。在二战中,美国在太平洋战场,就是由原来“逐岛战术”,发展成“越岛战术”,从而极大地加快胜利的到来。

应该看到,如果西方对叙利亚动手,伊朗决不会坐视不管,而且伊朗是唯一拥有对以远程战略打击能力的国家,而以色列安全的最大威胁——真主党和哈马斯,无一不与伊朗有关。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可能会把攻打伊朗,看成解决中东诸多问题的关键和枢纽。

最后,我们总是低估了西方实力,而通常高估了我们与第三世界国家。当今世界是以美国为首西方主导的政治、经济秩序,第三世界国家与西方发达国家经济与军事差距,绝对不比1500年的西方世界与欧洲以外的世界差距小。所不同的是,当时是更为血腥的殖民主义,而现在则是霸权主义。笔者认为,即使中俄联手反对,由于西方与伊朗陷入难以自拔的“囚徒困境”,估计中俄仍难阻止或改变不了美以等对伊朗的进攻步伐。

正是这种力量对比,我们总是低估了西方实力与决心,而最终结果却无一不是西方的攻城略地。由于除叙利亚外,伊朗在海湾已基本陷入敌对与孤立,再加上内部早在2009年就爆发了“绿色革命”而陷于分裂。这场即将到来的战争很可能是以色列出人、海合会出钱出力,西方出高新武器的战争!加上美以战争目标有限——摧毁伊朗核武器,推翻伊朗神权政治,建立亲西方政府,使这场战争极可能轻易里应外合,西方以最小的损失而取得成功,这难道不是“利比亚模式”翻版?对此,在中东又一新变局之前,由于事关中国的重大利益,中国应心中有数且要未雨绸缪!

(原载≪世界知识≫2011年23期)

即将爆发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将中利益者们设计的圈套!

  自2008年美国爆发的金融危机,现已经铺天盖地。危机重点中的美国、欧洲现在已经苦不堪言。美国战争机器在利益的驱动下,到处发现、制造、战争的机会。美国军企占了美国所以企业比重的60以上,要打仗这些武器才有用武之地;要打仗这些企业才能出现生龙活虎的态势;要打仗这些企业的选民才会继续选择当政总统连任总统;一句话不打仗、没有战争,美国就无法生存。这是因为美国过于民主的原因。

  2008年以后的孟买大爆炸、印巴危机、天安舰危机、钓鱼岛危机、黄海军演危机、南海危机、东海危机、一直想将战争导火索嫁祸于中国的美国,在没找到合适、具体的理由后,在中国极度克制、忍耐、委屈的情况下,也许美国在收到中国几千亿大单的情况下,才极不情愿的将战争转移到了利比亚。以后的非洲动乱、利比亚战争、叙利亚、伊朗、巴基斯坦危机等等,这都足以说明美国将挑起大的战争来解决金融危机。

  在美国策划,法国挑头的利比亚战争一打近10个月,当然不能解决美国、欧洲经济危机的带来的全部的负面影响,在美国、英国、法国等国国内连续爆发民众示威的情况下,又为了转移国内的矛盾,现在再一次将矛头指向了叙利亚—伊朗—中国—俄罗斯。

现在来关注一下世界局势。

  现在欧洲的金融危机也在美国引发的危机中痛苦挣扎,这两处危机都需要战争来解决危机。

  明知道伊朗是中俄两国必保的国家,偏偏伊朗就是最不安定的区域。叙利亚又是伊朗最忠实的小弟,这样一来第三次世界大战还有不爆发之道理???

  这段时间,伊朗的天空布满了战争的阴云,美国的奥巴马刚说完要用一切手段来打击伊朗,英国就放出话来积极响应。以色列已经积极准备出击,伊朗也放出话来,准备好战争。法国也很含蓄的表达了积极参与的意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为了石油,更多的是为了打击、包围中、俄的一种策略。

  1)胡锦涛号召拓展深化军事斗争准备

  《印度时报》2011年12月7日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6日在北京会见海军第十一次党代会全体代表时强调要加快推进海军转型建设,拓展深化军事斗争准备,扎实推进海军现代化,为扞卫国家安全、维护世界和平,做出新的更大贡献。但中国军力的发展让美国不安,美国再次呼吁中国需要“更加透明”。

  2)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已经进入作战状态

  英国媒体2011年12月5日报道称,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已经进入作战状态,准备应对西方国家的发难。西方情报官员称,伊朗已经开始在各个战略防御地区布置远程导弹,发放烈性炸药、火炮以及派遣守卫部队。

  报道称,伊朗最高领袖阿亚图拉阿里·侯赛尼·哈梅内伊向伊朗军方、情报机构以及安全部门所有负责人下达指令,要求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护伊朗免受外界攻击。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司令穆罕默德·阿里·贾法里随后下达命令,要求革命卫队做好战斗准备,应对可能发生的针对伊朗的外来袭击或偷袭。

3)军事干预叙利亚就是对俄罗斯宣战

  俄罗斯强调军事干预叙利亚就是对俄罗斯宣战 2011年11月29日 20:55:10 来源: 人民网

  中东媒体报道说,在阿拉伯联盟进一步制裁叙利亚、西方大国酝酿对叙利亚动武之际,俄罗斯挺身而出,强调军事干预叙利亚局势就是对俄罗斯宣战。

  4)中方坚定支持巴基斯坦扞卫国家独立和主权

  新华社北京11月28日电 外交部长杨洁篪28日同巴基斯坦外长希娜通话。希娜向中方通报了北约驻阿部队越境空袭巴基斯坦军事检查站事件情况。

  杨洁篪表示,中方对上述事件深感震惊,并表示强烈关切。世界各国和国际组织都应切实尊重巴基斯坦的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这一严重事件应得到彻底调查,予以认真妥善处理。杨洁篪强调,中方将一如既往地坚定支持巴扞卫国家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努力。

  新华社供本报专电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秘书长拉斯穆森27日致信巴基斯坦总理吉拉尼表达“遗憾”,称北约直升机越境空袭致死巴基斯坦士兵“令人悲痛但事出无心”。这一天,巴基斯坦24名遇难士兵下葬,民众激愤情绪高涨。

5)中国南海的焦点

  本来南海无事,可是南海的资源却牵动了世界各国的战略利益。美国生拉活扯的说南海具有美国的战略利益、接着日本、印度、加拿大、澳大利亚、积极加入。北约组织居然也进来作为中间调节人???简直是荒唐到了极点?

  南海这里牵扯到的国家:中国、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等亚洲的8个国家。加上美国、日本、加拿大、印度、澳大利亚、北约成员国这里将是战场的一个方面。

  伊朗,按照麦金德的地缘政治理论的原则,伊朗处于世界岛的中心位置,麦金德在他的地缘政治理论中指出:谁控制了世界岛谁就控制了欧亚大陆,谁控制了欧亚大陆谁就控制了世界。因此,处于东西方交通要冲伊朗的地理位置极端重要。美国是地缘战略理论的忠实信徒,并且把地缘理论作为美国对外交往的基石,并且灵活加以运用,并屡试不爽。

失去伊朗对中国的危害

  如果美国占领了伊朗,中国将在战略上陷入危机。中国崛起的机会将很渺茫。美国打下伊拉克后,中国就不得不四处找石油,而且代价较前数倍。如果美国打下伊朗,中国不仅从伊朗进的1000多万吨石油没有来源了,等于中国也失去了一个稳定的石油供应地,将不得不在国际上花惨重的代价四处讨石油过日子。因此,中国和伊朗有惊人的共同利益,与法国和俄国比,伊朗对中国不仅重要十倍,而且不可缺少。

  美国开展对伊拉克的战争,目的就是为了石油,具有石油背景的布什非常清楚石油的重要性,一个国家的经济离不开石油,没有石油就没有经济,没有经济就没有一切。

  美国是世界上石油消费最多的国家,每年要消耗8亿吨石油,平均每个美国人消耗3吨。世界的石油储量是有限的,随着发展中国家的崛起,世界对石油的需求猛增。对于中国来说,二十几年持续的经济增长使中国由一个石油出口国成为了一个石油的净进口国。2004年中国的石油消耗将达到2.5亿吨,进口石油将近 1亿吨。如果中国的经济增长仍然继续,同时中国的石油供给仍然畅通,用不了多久,中国的石油消耗将逼近美国。

  即使中国人均石油消耗量由美国人均消耗量的 1/15变成1/5,既由现在的人均消耗0.2吨上升到0.6吨,中国的石油消耗也将超过7亿吨,而中国国内的石油产量最高才能达到2亿吨,届时需要有5 亿吨的石油依靠进口。这对美国来说是一个严重的威胁,将抬高石油的价格,对美国甚至世界的经济都要产生影响。

  中国与美国从来都不是真正的朋友,美国的霸权主义实际上就是要消灭他的竞争对手。苏联解体了,现在美国的最大对手只有中国。中国的一日日强大一直是美国的心病。随着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美国已经不能再用经济制裁来对付中国了。但是美国一直有一部分人在考虑如何阻止中国的强大,并且这部分所谓的赢派人物在政府中占据高位。

  一些美国人认为中国的发展会造成世界石油的紧缺,抬高油价,影响本国经济的发展,而如果能控制对中国的石油供应不但可以阻碍中国的经济发展,而且可以平抑油价,对整个西方都产生积极的影响。并且那时如果抛出中国祸水论,甚至可以得到整个西方的默许。

  于是就可以产生这样一个局面,几个人 (美,中,日,英,法,韩等)在分享一块蛋糕(石油),美国吃的最快,但中国慢慢的追上了美国的速度,于是美国开始惊慌,他独揽的所有的蛋糕,将中国排斥到了一边,之后开始给自己的伙伴分配,而使中国处于饥饿状态,那几个分享到了蛋糕的人当然不会要求美国不要这么做。

  现在的美国正处于独揽这块蛋糕的最后阶段。沙特,科威特等国早已就是美国的盟友,墨西哥,委内瑞拉,尼日利亚等国也与美国有着密切的联系。美国可以轻易的用经济的手段控制这些国家石油走向。俄罗斯害怕中国的崛起不愿意同时也没有能力向中国出口太多的石油。现在美国的势力已经渗透到了中亚,里海周围的很多国家投向了美国。

  美国没有控制的石油生产国只有伊朗。而象哈萨克斯坦这样的中亚产油国仍然有自己的意志选择石油出口的方向,但却不能保证是否有一天会在美国的威胁下做出妥协。伊朗是美国独揽这块大蛋糕的最后阻碍。如果美国用武力占领了伊朗,就可以完全控制世界石油的走向。通过经济手段或军事手段控制一个国家的石油出口。

  在石油供应正常的情况下,美国的这些手段也许不会太过明显,但如果印度,巴西,俄罗斯,甚至非洲经济都在增长,而使世界的石油供应出现短缺,美国肯定会通过一切可能的做法来控制石油的分配,第一个受害的肯定是中国,因为中国是美国最不喜欢和最害怕的国家。中国与美国这个主要矛盾在没有解决前,美国与其他国家的矛盾将始终是次要矛盾。

  伊朗的石油储量近200亿吨,仅次与沙特,没有控制伊朗的石油就不等于控制世界的石油。虽然中国在伊朗的石油投资不算最多,伊朗目前也不是中国进口石油最多的国家。但对伊朗的军事打击除伊朗之外的唯一受害国就是中国。中国不得不撤走在伊朗的项目,看着西方国家分享伊朗的石油资源。中石油,中石化在伊朗多年的苦心经营也将彻底断送。而他们想拓展海外业务,为中国输送石油也将会变得越来越困难,没有国家强有力的支持,中国的资源行业在海外拓展将非常艰难。

美国对伊朗的军事进攻对中国来说既是经济陷阱又是政治陷阱。经济方面,如果单指这种军事打击会使油价进一步升高而影响中国经济,这种看法似乎是太乐观了。实际上这种军事打击会使中国的石油进口失去保障。

  在美国的控制下,随时都有出现石油中断的可能。甚至美国会寻找借口联合产油国对中国进行石油禁运。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假如美国以巨大的利益相诱惑,也许很多国家将不认中国这个朋友。

实际上,美国不但可以用经济手段限制一些国家对中国的石油供应。更有可能采用经济制裁或者军事打击的手段。当一个国家给中国供油将面临美国的军事打击,而中国不会对这种贸易给予丝毫保障,有谁还愿意冒这么大的风险呢。哈萨克斯坦不会,苏丹也不会。

  世界上每一个人都知道,如果美国进攻伊朗,受损害最大的是中国,而这也是美国进攻伊朗的目的。而如果中国对此无动于衷,或者说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就会给国际社会一个懦夫的形象。

  一个连自己的利益都不敢维护的国家还有谁愿意与之打交道?并且这种交往还有遭到美国经济制裁或军事打击的危险。这样就会使中国几代人辛辛苦苦建立起的负责任的大国形象一落千丈,中国的援朝抗美,援越抗美出现的士气和民族自信心也将失去。在国际上,中国除了敌人将不再有朋友。掉入了美国设计的陷阱。如果那时中国为了争夺资源而发动战争,将会被国际社会公认为祸水而围攻。

如果美国占领了伊朗而控制了世界的石油资源,并且在其操纵下对中国实行限量的石油供应,中国的经济将彻底被美国控制。中国的经济将停止,外国投资将迅速撤离。由于目前石油已经进入了生活的方方面面,石油供应不足还会使一些生活用品价格上涨。社会工业品供应不足会导致通货膨胀,人民币贬值。而这种贬值由于更多的人选择兑换美圆而进一步加剧,将使中国的经济有崩溃的危险。

  中国有限的石油产量,不足以使中国进入工业社会。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情况,除了能源行业外,各行各业也许都会受到毁灭性的打击。更多的人失业,人们重新进入贫困,社会动荡,油品使用成为特权。

  当然,这种情况是美国最愿意看到的,即使美国没有或者没有能力对中国的石油进行完全限制,有限的控制也将使中国的经济畸形发展。一旦中国没有海外的石油供应,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启动国家机器,由于没有石油储备,以中国目前的日产量也无法应付一个长期的战争,而这种局面下的战争,对中国来说是非常不利的。

我们不能指望伊朗用自己的力量击败美国。无论怎样,伊朗已经将自己的利益与中国的利益联系在了一起。虽然这种联系在经济上没有太多体现。美国可以通过一个莫须有的证据就可以对一个国家进行军事打击。伊拉克就是一个例子。战争结束后都要去分享胜利,只有中国没有受到邀请。美国当然可以用类似的方法对付伊朗。在战争完成后还会有很多国家去分享利益,虽然这些国家对美国的军事打击持批评态度。

  唯一什么都得不到的只有中国。美国的这种霸权主义虽然使他控制了伊拉克丰富的石油,但也使他在国际上失了信。现在的美国已经霸道到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地步,欧洲国家没有力量阻止他,俄罗斯不敢也不愿意阻止他,因为他不需要进口石油。也许只有中国能够阻止他,而中国也必须这样去做,因为美国所做的这一切都是针对中国的。

二:伊朗对俄罗斯的重要性

  冷战结束之初,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的巨大影响力不复存在。近年来,俄罗斯急于恢复大国地位,重返中东,伊朗重要的地缘战略位置和雄厚的能源潜力无疑是俄罗斯恢复影响、捞取利益的重要渠道。而在伊朗方面,随着美国在中东地区反恐与民主改造战略的推进,伊朗的地缘政治形势呈现恶化的趋势。

  90年代中期后,俄罗斯与伊朗的经济关系逐渐升温,双方的武器贸易稳步推进。1992年至2000年,俄罗斯向伊朗出售了超过40亿美元的武器,伊朗成为俄罗斯武器的第三大出口国。

  2000年12月,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耶夫访问德黑兰,双方讨论了一项为期10年、价值30多亿美元的武器和军事技术项目,包括在俄罗斯军事院校培训伊朗军官和工程技术人员。

  2005年11月,俄伊双方签署了总价7亿美元的军售协议。2007年,双方又签署了有关出售S-300防空导弹系统的合同。S-300防空导弹系统是目前俄军最先进的防空导弹系统之一,能同时向多个目标发起攻击,具有拦截空气动力目标、巡航导弹和战术弹道导弹的能力,对于经常采用低空飞行突袭战术的美国和以色列空军可形成巨大的威胁。

  俄伊在能源领域的合作同样引人注目。1995年1月,俄罗斯与伊朗达成协议,同意帮助伊朗兴建布什尔核电站。俄罗斯负责向伊朗供应一个VVER-1000核反应堆及其所用的核燃料并负责培训伊朗专家。布什尔核电站的总造价为10亿美元,供应VVER-1000核反应堆的合同价值就占8.5亿美元,足见其分量。由于受多种因素干扰,布什尔核电站启动时间多次推迟。

  此外,在俄伊贸易和经济合作委员会能源工作组框架内,俄罗斯与伊朗的油气合作也稳步推进。2007年以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在伊朗投资了40亿美元开发南帕尔斯天然气项目,其子公司目前在伊南部进行油田勘探。

  2009年11月,俄罗斯能源部长与伊朗石油部长签署协议,同意组建一个联合能源投资公司,合作完成15个新的油气项目,在里海附近建造一个炼油厂以及进行天然气交换。今年1月,俄伊能源部门讨论石油天然气领域未来30年的合作计划。

  前苏联时期,苏联与伊朗之间曾保持了比较良好的双边关系,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与伊朗的关系一度曾显得比较平淡,自1997年以来,俄伊关系逐渐升温,俄不顾美国的制裁威胁,坚持帮助伊朗修建布什尔核电站;俄天然气工业公司还与法国托塔尔公司合作,共同参与开发伊朗的南帕里斯油田;双方的高层人员往来也有所加强。普京上台后,继续广泛发展与伊朗的双边关系,在阐述其内外政策设想时,曾表示支持俄有关部门在国际上出售核技术;

  俄原子能部同时承诺将向伊朗提供3座核反应堆;一条联接俄罗斯、伊朗、印度的运输走廊即将正式开通。俄安全会议秘书在与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会谈时表示,伊朗在俄罗斯的对外政策中占有优先地位④。2000年底,俄国防部长谢尔盖耶夫访问伊朗,讨论加强双边军事合作问题。目前,发展同伊朗的关系已成为俄罗斯对外政策的一个重要环节。

  俄罗斯加强与伊朗 关系的战略考虑保障俄罗斯南部地缘战略空间的安全 高加索和中亚地区一直被俄罗斯视为自己的后院,是俄保卫其欧洲腹地的战略屏障和重要的地缘战略利益所在。首先,这里是俄罗斯南部最重要的前沿阵地,

  前苏联被美国阴谋的解散,一直是俄罗斯的心疼病,也是俄罗斯仇恨美国的原因之一。中国是世界上唯一没有统一的联合国常务理事国,一说起没有统一的原因,这种仇恨也就不言而喻。这两个国家的崛起和强大,都深深的被美国为首的列强们严重阻扰。也就造成了这两个国家的紧密合作、同盟。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次叙利亚、伊朗的战事可以说是一牵发动全身。世界各国的利益、世界各核大国的战略利益,都在明争暗斗中、沉闷的思考中亟待爆发。

  “二战结束后,曾有人问爱因斯坦,第三次世界大战将会使用什么武器?爱因斯坦说:“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战用什么武器,但我知道第四次世界大战用的武器将是石头。”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将是核战争,这场战争将会毁灭文明,并将人类打回到石器时代——当然,前提就是人类如果没有被核武器彻底灭绝的话。”

中、俄、美、英、法是世界上五个常任理事国、也是世界上五个核大国。它们一旦卷入这场叙利亚、伊朗战争中而又无法控制,这一定是一场前所未有、规模巨大的战争。当然第三次大战顺势发生,其结果就是“世界的末日”。

  联合国中五个常任理事国对待这件事情都已表态,那么一旦这场战争爆发、持续、恶化、变成大国之间的恶斗,世界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景象?战争不可预料,一旦核战争的爆发,人类将会灭消失、地球将会毁灭!

  中国经历了牺牲3500万军民的抗日战争、经历了牺牲数百万的抗美援朝战争、中印、中越、等局部战争,现在急需和平的时间来建设家园。

  中国在忍耐中、委屈中发展了30多年,虽说有一些成果,可是要比起发达的国家还差很大的距离。

  现在美国动不动就制裁、战争恐吓中国、俄罗斯的战略利益,也不知道身经百战、千战、万战的中国是否能够回避?

  其实中国处在战争的边缘时间已经很长时间了,中国运用古代越王勾践的卧薪尝胆的思维也许早已世界霸主被识破,现在中国在外部势力的C字包围圈里能持续多久?这是考验中国领导人的毅力的时刻。

  如果叙利亚战争、伊朗战争一爆发,笔者认为中国、俄罗斯必被卷入其中,因为中俄已经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为自己民族的生存利益而战。中国必须积极备战,以不变应万变才是生存之道。

  世界的人民祈求和平,中华民族的居住地—中国更是盼望和平盛世。

  伊朗是中、俄仅次于核心利益的利益,但愿美、英、以、法等世界列强能够清醒的认识到武力不能解决一切的,想一想世界的和平、想一想自己国家的安危,世界人民都是肉身,中国有句古话:“杀人一万自损八千”,不要以为整个世界都是预留给强盗的。希望狂妄者不要冲动,冲动将会带来不能预料的严重后果。

  2011年12月8日黑马建雄/意志建雄个人观点转载须注明作者。

2011-12-05 13:30:03    

法國:外長表示不排除對敘利亞進行軍事干預。

美國:大使推遲返回敘利亞,稱人身安全受到威脅。

英國:外交大臣呼吁國際社會對敘利亞施加更大壓力。

俄羅斯:發表聲明反對制裁敘利亞。

土耳其:總統稱敘利亞變革不可避免。

與利比亞情況不同,中方在敘的損失更難平復

針對敘利亞政府的舉措,西方開始考慮采取一系列行動,敘利亞或成為西方國家繼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的第四戰場。

阿拉伯國家聯盟(阿盟)外長11月27日在埃及首都開羅召開會議后決定,立即對敘利亞實施經濟制裁,卡塔爾首相兼外交大臣哈馬德在記者會上宣布了制裁決議。該決議得到阿盟22個成員國中除了伊拉克和黎巴嫩以外的19個國家的支持。敘利亞的成員國資格11月中旬已被中止。

地處北非的利比亞是阿拉伯世界的邊緣,而敘利亞則是處於阿拉伯世界“心臟地帶”。

以色列開國總理本·古里安曾言:沒有埃及,阿拉伯國家無力對以色列發動戰爭;沒有敘利亞,以色列就無法與阿拉伯國家實現和平。利比亞的危機只不過是一個“客串的小節目”,敘利亞才是中東沖突的核心。敘利亞經濟制裁不僅可能給中東帶來“末日場景”,甚至波及中國在該地區的利益。

局勢趨於惡化

聯合國難民署的數據表明,從今年3月中旬“阿拉伯之春”波及到敘利亞,到今年11月8日,死於敘利亞暴力沖突的平民數量已超過3500人。國際媒體上充斥著忠於巴沙爾·阿薩德的軍隊動用坦克鎮壓抗議者的報導。聯合國大會人權理事會強烈譴責敘利亞當局對民眾抗議的鎮壓。

阿盟也“史無前例”采取行動,在敘利亞政府沒有回應阿盟提出的派駐500名觀察員等協議之后,斷然決定采取金融經濟及政治等制裁措施。敘一半出口和四分之一的進口都要依賴於阿盟鄰國,阿盟的制裁不僅給敘利亞經濟“敲響了喪鐘”,打擊殘余的投資信心,而且引發了各國在中東的權力角斗。

論規模,敘利亞在中東充其量也只能算是個中等國家。然而,從大中東格局來看,敘利亞不僅是中東門戶,而且具有獨特的戰略地位。

從地圖上看,敘利亞周邊國家都是非常敏感的國家,包括伊拉克、約旦、以色列、黎巴嫩,以及北部的土耳其和隔著伊拉克的伊朗。中東地區的幾個重大熱點問題,如阿以和談、伊拉克問題、反恐問題,以伊朗核問題為中心的核不擴散問題、庫爾德民族問題等,無不與敘利亞息息相關。

敘利亞因為戈蘭高地問題成為阿以沖突和中東和平進程的重要一方。它因為黎巴嫩、伊朗的特殊關係成為“新月地帶”的地緣政治樞紐。敘利亞與伊朗雖在國土上沒有立即相鄰,但敘利亞正是伊朗兩個主要鄰國土耳其和伊拉克之間的“楔子”,敘利亞對伊朗安全至關重要。假如以色列和西方國家準備對伊朗動武,他們最忌憚的就是敘利亞背后“攪局”。

和利比亞不同,攻打利比亞只影響利比亞一國,而對敘利亞動武,將波及鄰國,甚至整個中東。一旦開戰,其結果將是美國國內以及國際上一場曠日持久以及范圍極廣的災難。

對於美國而言,推翻敘利亞現政權是其既定目標,敘利亞的地緣價值自不待言,美國經過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在中東地區勢力大漲,但是伊朗和敘利亞分居伊拉克兩側,當美國撤軍之后,伊拉克戰爭的果實或許為敘利亞和伊朗所摘取。

2005年之時,美國就通過阿富汗、土耳其、伊拉克、海灣國家、巴基斯坦的軍事力量,完成了對伊朗的全面包圍,卻一直不敢動手,一部分原因就是“敘利亞因素”。為拔掉這顆釘子,美國率先對敘利亞展開經濟制裁,2005年又召集敘利亞反對派,謀劃在敘利亞搞“顏色革命”最終改變政權。所以,“要打伊,先打敘”,這是個軍事戰略判斷。

俄羅斯為了阻止西方國家武力干預敘利亞,可謂“文武兼攻”。俄羅斯先是派出三艘戰艦游弋於敘利亞附近海域。針對美國派出“喬治·布什”號航母駛入地中海,俄宣布12月由“庫茲涅佐夫海軍上將”號航母率領的航母戰斗群將訪問敘利亞的塔爾圖斯港軍事基地。很顯然,俄羅斯軍艦成為抵制敘利亞沖突的有力工具。

敘利亞作為俄羅斯在中東的唯一盟友可以撬動美俄關係。時值俄羅斯“普京歸來”,大選在即,民族主義高漲,奧巴馬就任之初“重啟美俄關係”的承諾失敗,導彈防御系統爭執又起,美俄進入“新導彈危機”。此時,俄羅斯決不會容許別人武力干預敘利亞。俄羅斯在敘利亞有海軍基地,一旦失去這個戰略支撐點,不僅將失去地中海戰略利益,其外高加索里海走廊也陷入危境。

而對於中國而言,敘利亞不僅是中國“絲綢之路”的另一端,一旦敘利亞被西方軍事集團控制,伊朗就可能成為下一張倒下的多米諾骨牌,而伊朗一倒,西方就會拋棄“反恐盟友”巴基斯坦,巴基斯坦一旦落入西方軍事集團之手,中國帕米爾門戶洞開,過去一直相安無事的中國西線將直面強大的外來軍事壓力,對中國國家安全構成重大威脅。

受威脅的中國經濟利益

相對於利比亞,中國在敘利亞的經濟利益絕對數額可能不高,但敘利亞是中國經濟利益在中東擴張的重要支點之一,而利比亞沒有這樣的“功能”,相對比較封閉。

在利比亞,中資很多直接受影響的工程只涉及民用土建工程,一旦戰爭平息,又可以恢復,而在敘利亞,中國近年來很多投資都集中在長期石油天然氣勘探及煉油產業上,這些損失很有可能難以平復。

目前來看,在中材集團的水泥廠承建項目,設備全由中方提供;除此之外,有迪什林水電站、阿勒頗的“十月”水電站、杰由萊棉紗廠承建項目、邁哈德電廠改造項目等。在石油能源合作方面,有2008年中石油與敘方簽署《中敘石油領域合作框架協議》,在敘東部建年產500萬噸煉油廠,合作從上游擴展到下游產業。而最早開始合作的是2003年始的弋貝比(也譯作“格貝貝”)油田合作項目,項目龐大。

歐盟將在12月初召開歐盟外長會議,歐盟肯定會加大經濟制裁措施,從石油禁運到禁止買賣敘利亞國債等,“所有的制裁措施都是為了切斷敘利亞政府的資金流”。由於受到制裁,敘基本停止了對外輸出石油,敘石油產業大受影響,而敘石油產業又是掙錢來支付國內基建項目的。由於沒有外匯,中資企業承建項目能否得到合同金額支付,也成了問題。自敘利亞國內局勢動盪之后,本在敘的8000多中國人,目前已經撤離至數百人,工程建設進度受影響絕對無法避免。

綜合諸種因素,只要敘利亞當局誠心推動政治改革,西方武力干預的借口也就難以成立,而敘利亞未來不論哪一派政治力量當政,只要是和平產生,都會受到包括中國在內的國際社會的歡迎和支持。

從今年延續到明年美國所面臨的第一級威脅,還有美國或盟邦可能與中國發生軍事意外、巴基斯坦內政不穩、伊朗或北韓核子危機加劇、墨西哥毒品相關暴力事件蔓延、美國本土或盟邦遭到造成大規模傷亡的攻擊,以及美國重要基礎設施遭到網路攻擊。

美國與巴基斯坦的衝突原本就名列美國在二○一一年所面臨的威脅,但在明年的名單上則被提升到第一級威脅。

在其他等級的威脅中,巴林政情名列美國明年面臨的第二級威脅,理由是對這個由回教遜尼派統治的王國內政日益穩定的憂慮,恐導致沙烏地阿拉伯或伊朗發動新的軍事行動。此外,南海爆發武裝衝突也列為第二級。

美國侵犯巴基斯坦或許在暗害中國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11-12-07 09:54:48  
  作者:宋義民 北京 訪問學者   最近美國突然襲擊了巴基斯坦邊境哨所殺死巴軍人事件帶來了一個謎團,為什麼巴基斯坦為美國反恐做出如此大的犧牲,美國卻一再侵犯巴主權,隨意進入巴境內,甚至殺害無辜巴軍民,不但連起碼的道歉都不願意做,反而聲稱還要繼續做下去。儘管有形形色色的理論解釋過去,卻很難據此預測事態未來。   然而,早在08年奧巴馬參加大選之前,就曾有一個美國記者韋伯斯特 塔普雷(Webster Tarpley)驚人地預測過這一系列侵犯和羞辱巴基斯坦的行為,不僅如此,塔普雷還預測了奧巴馬聯合日本、澳大利亞、印度圍堵中國、在新疆支持東突叛亂試圖瓦解中國等種種行為。幾年來不少塔普雷的預測準確應驗。他的分析或許給美巴關係奇特現象一種合乎邏輯的解釋。   根據塔普雷的分析,美國政客是為各類不同的利益財團精英的服務傀儡。布什藉反恐為名掠奪石油。所服務的石油集團和軍工集團注重眼前利益,在世界上撿軟的欺負,讓霸權在短期內得到回報。   然而奧巴馬所服務的利益集團(以銀行集團為首),戰略野心比布什大得多。奧巴馬的導師是戰略家布熱津斯基,其在著作中多次描述了他的目標:讓美國超越當年大英帝國,統治整個人類世界。為了克服國內阻力,麻痺美國人民心甘情願付出巨大精力財富實現這個目標。以”人權、民主“為借口干涉他國就成為必不可少的借口,把稱霸披上了一層正義的外衣,比小布什那種赤裸裸的掠奪要迷人的多。從卡特時代開始,用所謂人權外交顛覆他國是布熱津斯基一向倡導的戰術。 

  根據塔普雷08年分析,布熱津斯基另一得意戰術,就是挑動他人相互殘殺從中牟利。他最輝煌的戰績就是曾巧計引誘前蘇聯入侵阿富汗,借用塔利班、基地等聖戰組織拖垮了蘇聯帝國。他常常以此樣板來教導美國的戰略決策。作為他的學生,奧巴馬常常說的巧實力就是由此而來,巧實力的核心內容其實就是挑動他人矛盾,借力打力用極小代價使他人屈服。 

  塔普雷說,布熱津斯基認為冷戰勝利後,妨礙美國統治全球只有兩個真正的障礙,那就是俄國和中國。如果把這兩個大國象前蘇聯那樣徹底瓦解,美國可以為所欲為。因此布熱津斯基氏強烈反對布什入侵伊拉克的政策。認為那是蠅頭小利,應該先解決瓦解中、俄的大問題。 

  塔普雷當時預測奧巴馬準備如何肢解中、俄兩個大國,很多在其後的這幾年都應驗無誤,關於中國,他預言奧巴馬會優先從伊拉克撤軍,卻以反恐為名增兵阿富汗,以此為基地,象過去對付蘇聯那樣,支持東突厥武裝不斷製造動亂;並會策動日本、澳大利亞等盟國和中國製造摩擦,試圖尋求和印度結盟對抗中國,鼓勵台獨勢力;會以人權為借口策動南蘇丹獨立,因為那裡是中國能源的重要來源之一等等  

  塔普雷最驚人的預測,就是奧巴馬上台後,美國會不斷轟炸巴基斯坦,引起巴基斯坦民眾對政府親美政策極為不滿。為什麼美國要這麼做?塔普雷預測這是為了最終肢解中國。中國致命的弱點是本身缺乏能源資源,需要從海外進口石油,以海路經馬六甲海峽運輸石油,一旦中美衝突,以美國海軍的優勢,可以隨時至中國生命線於死地,巴基斯坦雖然親美,卻同時是中國忠實盟友,將來中國會在巴基斯坦鋪設輸油管,從伊朗購買石油經巴基斯坦運到中國,不但美國無法掐死中國生命線,而且假以時日,不但中國有了能源會不斷發展,伊朗巴基斯坦將來都可能被中國經濟帶動成為發達國家,這樣美國稱霸全球的夢就永遠無法實現。這是美國必須優先要解決的問題。 

  布氏和奧巴馬在08年之前就制定的解決方案,就是把巴基斯坦分裂肢解,讓其成為動蕩地區。辦法就是借口反恐,故意轟炸巴基斯坦的軍隊和平民,同時逼迫巴基斯坦政府遵循美國政策,這樣巴基斯坦官民離心,極端勢力猖獗,中國也失去了這個能源入口和潛在的經濟開發區。實際上從奧巴馬上台開始,美國增兵阿富汗、轟炸巴基斯坦,無端指責巴支持恐怖分子殺害巴軍民,以至於與前些天殺害大量巴官兵,似乎完全是按照塔普雷所謂奧巴馬計劃的方向發展。 

  塔普雷關於俄國方面的預料也有不少應驗,比如預測俄國境內離心實力和恐怖活動,扶植國內顛覆實力,逼迫俄國軍備競賽等等。近日俄國因為部署反導問題幾乎要和北約翻臉,似乎也表明塔普雷的分析有預見性。 

  並非所有事情都如塔普雷08年所料,他預言美國會以人權為借口在緬甸製造動亂等等,顛覆緬甸政府,斷掉中國在這個方向的能源入口。然而最近美國卻出乎意料和緬甸政府和好,只是圍堵中國的嫌疑卻沒有被排斥,塔普雷也沒有預料到美國會聯合越南菲利賓加入給中國製造麻煩的隊伍。塔普雷預料奧巴馬要設法讓中俄相互衝突,沒有跡象表明美國有任何這樣的努力。塔普雷預料,奧巴馬會停止切尼入侵伊朗和叙利亞的計劃,設法和伊朗改善關係,雖然奧巴馬剛上薹的確做過努力,但現在美伊衝突、美國干涉叙利亞迫在眉睫,遠遠比潛在的圍堵中國緊迫,表明當初塔普雷預測美國以瓦解中、俄為優先的預測不准。

  塔普雷很多推測頗為激進,比如他認為美國政客誰上台並非真的由選民決定,政客是利益集團豢養的傀儡。奧巴馬上台是被經營財閥妥協後,早已安排好的。選民是被壟斷的輿論洗腦和欺騙的。這在中國恐怕也不會被廣泛相信。他還認為很多極端恐怖分子和CIA有聯繫甚至受其控制。所信者亦不多,西方主流媒體更是不屑一顧。在美國準備剛打完利比亞、似乎正在準備對伊朗或者叙利亞動手,同時經濟搖搖欲墜,需要中國借錢的情況下,卻還在積極實現肢解中俄征服統治全球這麼大野心,一旦準備好後就會下毒手?也多少難以置信,然而,既然他若干年前所預言的奧巴馬上台後一系列圍堵中國的行為,以及在巴基斯坦所作所為的確應驗,我認為他的分析應有參考價值,對他所謂的美國惡意也多少當有警惕。畢竟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Advertisements

About usachinanukewar

For nation shall rise against nation, and kingdom against kingdom: and there shall be famines, and pestilences, and earthquakes, in divers place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