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an’s endgame is long overdue

外媒:以美誓言將力阻伊朗“擁核”
2011年12月19日 08:00:1012月18日電】以色列國防部長今天說,以色列和美國將堅決阻止伊朗獲得核武器,為達到這一目的不排除任何可供考慮的選擇。

與美國總統奧巴馬舉行會談兩天後,國防部長巴拉克對以色列公共電臺說:“我們兩國明確認為,擁有核武器的伊朗是既無法想象也不可接受的。我們決心阻止伊朗獲得核武器。”

巴拉克說:“我們重申了一個事實,即我們不會排除任何可供考慮的選擇。”

奧巴馬在會談前表示,華盛頓已與其盟國為阻止伊朗實施核計劃作出了 “艱苦的努力”。以色列和西方國家政府懷疑伊朗核計劃是為其研制核武器打出的幌子。

奧巴馬指出,西方國家最近實施的制裁是伊朗所面臨的“最全面、打擊力度最大的”制裁,並誓言國際社會將“繼續施加壓力”。

伊朗和敘利亞:誰是下一個?

鉅亨網新聞中心 (來源:財匯資訊,摘自:第一財經日報) 2011-12-14 03:58:01  

[更多關注類似1998年克林頓政府“沙漠風暴”等有限戰爭模式,則人們不難看到,相比敘利亞,伊朗上空的戰云要濃得多,而爆炸性的時刻也許正在加速來臨]

未來的歷史學家如果寫到2011年的中東,注定會被這個主要以伊斯蘭信仰和文化背景為特征的地區在本年度的巨變而感到驚奇,似乎歷史的腳步突然加快了,而且與此前一般的估計不同,其急遽的風暴雖然塵埃未定,但其基本特色已經十分清楚:變化主要是由內部的抗議引起的,而外部的大國,包括當今唯一的霸權國家美國,也是被現實的變化逼迫采取因應行動。

這一宏大的歷史巨變的進程并未因卡扎菲的死亡而停止。新的危機風暴正在緊鑼密鼓地醞釀,人們不得不關心:下一個究竟輪到誰?

國內一些媒體對敘利亞局勢更為關注,因其國內局勢與當初利比亞有很大相似之處,更有評論者從美國陰謀論的角度把從北非到敘利亞的局勢發展一律歸因於外部力量的操縱,因而斷言下一波美歐軍事打擊的對象會是敘利亞。然而,這種武斷的看法實有巨大的值得商榷之處,因為忽略了敘利亞與伊朗問題基本的差異,也對敘利亞目前局勢有過於粗暴的判斷。

就敘利亞的內部局勢而言,抗議和反抗的規模遠未到內戰的程度,而敘政權和軍方的力量也遠非當初利比亞可比,阿薩德及其政治盟友實際上是在玩一種時間戰略,即一面釋放柔性姿態,與阿盟談判,否認國際指控的鎮壓行為,另一方面通過加緊鎮壓,以圖在國際上形成大規模干預之前敉平內亂。不能忽略的是,這一策略并不是注定會失敗的。

敘利亞的計劃有可能成功,除了其內部力量對比未有根本變化之外,其面臨的外部形勢也是重要原因。美歐面對遜尼派為主的敘利亞抗議人群,心態是曖昧的,從埃及、突尼斯到利比亞的局勢變化表明,成功的社會革命結果之一是更具草根性的伊斯蘭政黨取得勝利,而這對於美國及其盟友未來在該地區的利益到底是禍是福,具有極大的不確定性,這是在本輪風暴中美國采取干預卻有限度的政策的根本原因。

就奧巴馬政府而言,在軍事政策方面,首要的目標是確保伊拉克撤軍的順利進行,并在撤軍后保持對伊拉克治安局勢有充足的干預力量。此外,從利比亞的情況發展可以很清晰觀察到奧巴馬政府的干預模式及其局限:聯合國安理會的決議授權、主要歐洲盟友的聯合行動、熱點地區有可靠的盟友、非對稱和壓倒性的打擊力量優勢,而這幾條在目前的敘利亞問題上都很成問題,特別是第一條。

伊朗的情況表面看與此大為不同,其內部尚沒有真正有意義的反抗運動,然而伊朗核問題卻牽涉到美國在本地區核心的戰略利益。簡言之,伊朗擁有“核”是美國及在該地區頭號盟友以色列根本難以承受之重。

作為伊斯蘭革命的發源地,伊朗挾輝煌久遠的歷史和人口、資源、軍事的優勢,在薩達姆倒臺之后,其雄心勃勃的地區目標幾乎昭然若揭。而在從薩達姆、穆巴拉克到卡扎菲的生動案例中,他們更是讀到了核作為唯一安全屏障的最明確信息。

因而,對於美國來說,如果坐視伊朗擁有核,不僅意味著未來采取行動的機會之窗永久關閉,而且很可能意味著將被敵意的地區強國限制在這一致命的重要地區發揮影響的前景。制止伊朗擁有核,可以說是美國保持在本地區霸權的先決條件之一。

而對於以色列來說,假如伊朗擁有核,則意味著對其生存構成根本的威脅。因此,伊朗的核計劃與潛在的核武裝前景一旦成為現實,以色列的安全基石將被動搖,因而以色列人關於行動的種種誓言并非戲言。考慮到美國與以色列的特殊關係,以及美國在伊斯蘭世界的未來角色,以色列的行動沖動只能由美國及其歐洲盟友出面予以化解。

那么,美國到底有無采取打擊的意愿和計劃呢?12月5日,據伊朗官方通訊社報導,美軍包含最新科技的神秘無人機RQ-170在伊朗東部山區被伊軍獲得,隨后美軍承認了飛行行動的存在。而幾乎與此同時,伊朗革命衛隊據報導已進入高等級戰備狀態。

這些最新事態表明,在表面的風平浪靜之下,伊朗的軍事情勢遠比看上去緊張,雙方低烈度的對抗已經開始,并在升級,因為外號“坎大哈野獸”的這種新型中高空無人機是為配合F-22A隱形戰機作戰而研制的。而如果美軍要對伊朗核設施和相關重要目標實行打擊,考慮到伊朗防空體系的龐大,啟用F-22A這種兼有“撞門錘”和飛刀功能的戰機,無疑是美軍現有最適合的武器。

通過有限打擊,運用巡航導彈和遠程精確打擊兵器對伊朗核研究、制造和儲存設施,以及重要軍事目標進行突擊,以宣示遏制核不擴散的決心,極大延緩伊朗的核步伐,這是美軍力所能及,而又較少受到國際社會牽制的目標。

換言之,如果人們擺脫從伊拉克戰爭到利比亞模式,更多關注類似1998年克林頓政府“沙漠風暴”等有限戰爭模式,則人們不難看到,相比敘利亞,伊朗上空的戰云要濃得多,而爆炸性的時刻也許正在加速來臨。

伊朗最高領袖下令保衛國家 革命衛隊處作戰狀態

鉅亨網新聞中心 (來源:財匯資訊,摘自:中國新聞網) 2011-12-07 

英國媒體5日報導稱,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已經進入作戰狀態,準備應對西方國家的發難。西方情報官員稱,伊朗已經開始在各個戰略防御地區布置遠程導彈,發放烈性炸藥、火炮以及派遣守衛部隊。

報導稱,伊朗最高領袖阿亞圖拉阿里·侯賽尼·哈梅內伊向伊朗軍方、情報機構以及安全部門所有負責人下達指令,要求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護伊朗免受外界攻擊。

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司令穆罕默德·阿里·賈法里隨后下達命令,要求革命衛隊做好戰斗準備,應對可能發生的針對伊朗的外來襲擊或偷襲。

據悉,賈法里下令要求革命衛隊將伊朗的“流星-3”遠程導彈布置到各秘密防御點,避免遭到敵人攻擊或用於反擊。此外,伊朗空軍也組建了多個“快速反應小組”,并針對假想的敵方空襲展開了多次演習。分析人士指出,賈法里下令革命衛隊做好戰斗準備,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國際社會對伊朗核計劃的新制裁壓力,尤其是上個月國際原子能機構對伊朗核計劃的最新評估報告出爐之后。伊朗領導層擔心,西方國家的情報機構和安全部門正秘密聯合策劃對伊朗的基礎核設施發動襲擊。

爆炸事件引伊朗猜疑

分析人士也指出,上個月發生在伊朗的數起爆炸事件也激發了伊朗對西方國家、主要是對美國和以色列的猜疑。

位於伊朗首都德黑蘭西南40公里的厄爾布爾士省一處軍火庫上月12日爆炸,包括伊朗彈道導彈專家哈桑·德黑蘭尼·穆加達姆在內的17人身亡。上周,伊朗伊斯法罕一處核設施也發生離奇爆炸,造成嚴重損毀。美國媒體援引美國前情報官員和伊朗問題專家的觀點報導,伊朗軍火庫爆炸是美國、以色列等國家反對伊朗核計劃行動的一部分,是“變相的戰爭”。

帕特里克·克勞森是美國華盛頓近東政策研究所“伊朗安全計劃”負責人。美國媒體 4日援引這名伊朗問題專家的話報導:“這看似21世紀的戰爭形式:有暗殺行動和網絡信息戰,也有蓄意破壞行為。”

報導說,“變相戰爭”的目的是使伊朗“核武計劃”偏離軌道。美國及其盟友多年來借助秘密提供有缺陷零部件、軟件等方式,試圖阻止伊朗核項目。

伊朗枕戈待旦應對西方打擊(圖)

北京新浪網 (2011-12-07 05:41)

伊朗革命衛隊隊員人民圖片資料照片  由於西方國家宣稱要針對伊朗核計划實施進一步的制裁,以及美國和以色列不排除軍事打擊伊朗可能的說法,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已經進入作戰狀態,準備應對西方國家的發難。

  《每日電訊報》5日報導稱,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向伊朗軍方、情報機構以及安全部門所有負責人下達指令,要求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護伊朗免受外界攻擊。

  伊斯蘭革命衛隊司令賈法里隨後下達命令,要求革命衛隊做好戰鬥準備。據悉,賈法里要求革命衛隊將伊朗的“流星-3”遠程導彈布置到各祕密防禦點,避免遭到敵人攻擊或用於反擊。此外,伊朗空軍組建多個“快速反應小組”,並針對假想敵方空襲展開多次演習。賈法里下令革命衛隊做好戰鬥準備,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國際社會對伊朗核計划的新制裁壓力,尤其是上個月國際原子能機構對伊朗核計划的最新評估報告出爐後。爆炸事件引伊朗猜疑

  分析人士指出,上個月發生在伊朗數起爆炸事件也激發伊朗對西方國家、主要是對美國和以色列的猜疑。

  位於伊朗首都德黑蘭西南40公里的一處軍火庫上月12日爆炸,包括伊朗彈道導彈專家在內的17人身亡。上周,伊朗伊斯法罕一處核設施也發生離奇爆炸,造成嚴重損毀。美國媒體報導,伊朗軍火庫爆炸是美國、以色列等國家反對伊朗核計划行動的一部分,是“變相的戰爭”,目的是使伊朗“核武計划”偏離軌道。以行動或致局勢緊張

  西方情報人員認為,伊朗與西方國家之間的“貓鼠遊戲”是引發上月底發生在德黑蘭沖擊領事館事件的導火索。美國及歐洲部分國家對伊朗實施新一輪單邊制裁,導致伊朗與西方關係持續緊張。伊朗堅持其核計划,可能引發以色列對伊朗采取單方面的軍事行動。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曾警告稱,以將在“必要的時刻做出正確決定”來保護以安全。儘管他沒有提到伊朗,分析人士認為內塔尼亞胡的表態就是針對伊朗的核計划。中新革命衛隊有12萬人

  規模為12萬人的伊朗革命衛隊是伊朗武裝力量的重要組成部分。其中地面衛隊約10萬人,編有13個步兵師、兩個裝甲師及15-20個獨立旅﹔海上衛隊約兩萬人,以5個島嶼為基地,裝備有45艘武裝小艇﹔岸防部隊編有炮兵和地地導彈連,現統一由海軍指揮。此外,伊朗是一個尚武的民族,擁有龐大的預備役力量。伊朗常設預備役部隊有35萬人,主要是陸軍。

制裁伊朗核武 美展開秘密戰
編譯中心
December 18, 2011

Read more: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 制裁伊朗核武 美展開秘密戰

綜合報導

以色列國防部長巴拉克18日表示,美、以兩國有決心阻止伊朗獲得核子武器,且為達目的將不排除任何手段。同時由於伊朗最近擄獲並展示一架美國無人偵察機,加上諸多相當明顯的跡象,顯示美國與伊朗已展開一場重大的秘密戰爭,包括網路戰在內。

美、伊雙方已被媒體披露的秘密行動包括:

─由伊朗秘密部隊對駐伊拉克及阿富汗美軍發動攻擊,這些部隊經常使用伊朗製造的改良式爆破設備。

─美國把伊朗從其他國家買來、用於發展飛彈及核武計畫所需的零件及原料動手腳、破壞及汙染。

─伊朗精銳的革命衛隊成員試圖從墨西哥Zetas製藥集團僱用準軍事人員,在華府執行一項恐怖炸藥攻擊事件。

─美國利用電腦病毒摧毀伊朗的核子離心機,而伊朗也成立了一隻「網軍」以圖報復。

─伊朗重要設施發生許多次爆炸事件,包括飛彈開發中心,以及煉油廠與油管。

─美國派遣無人飛機至伊朗核能設施上空,伊朗亦予反制。在最近伊朗擄獲一架美國無人機之前,已有兩架無人飛機遭伊朗擊落。

─美國破獲並逮捕一個作為美國中央情報局(CIA)代理人的伊朗與黎巴嫩間諜網,其中可能涉及伊朗的反情報人員潛入CIA秘密通訊電腦網路情事。

─伊朗核子物理學家在德黑蘭街頭遭刺殺,這可能是以色列僱用間諜所為。

─伊朗潛入美國在伊朗內部所成立的偵察隊。

間後,便會停止任務並返航。無人機會利用全球球定位系統(GPS)衛星。不幸的是,GPS衛星的信號較弱,而俄製電子戰系統的信號足以壓過GPS信號。

Read more: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 制裁伊朗核武 美展開秘密戰

美與多國密商禁運伊朗石油 被指對伊 致命一擊

鉅亨網新聞中心 (來源:財匯資訊) 2011-12-20 

環球網綜合12月20日出版的《環球時報》報導,美國與伊朗的關係在多年的緊張之后可能會迎來最後的“攤牌”。據美國媒體披露,奧巴馬政府正就對伊朗實施石油禁運與歐洲和中東產油大國協調,并將於12月20日在羅馬就此進行商討。如果這一“終極制裁”通過,無異於美國在伊核問題上發出“致命一擊”。

“這種禁運將構成伊朗和西方最直接的經濟對抗,”美國《華爾街日報》19日報導稱。報導還說,奧巴馬政府及其歐洲盟國與一些阿拉伯國家正加強商討如何維護全球能源市場穩定,這可能是對伊朗石油禁運的序曲。

法新社報導說,美國和歐洲官員表示,他們正尋求沙特、科威特和阿聯酋等石油出口大國保證,在加強對德黑蘭能源出口制裁時增加對歐盟和亞洲國家的出口。他們還與利比亞、伊拉克、加納和安哥拉等石油出口國加強磋商,以防止因西方對伊朗經濟制裁引發的任何短缺。11個涉及對德黑蘭金融戰爭的國家20日將在羅馬舉行會晤。一名歐洲官員說:“如果貫徹得當,有關國家就會避免進口伊朗石油。”

“世界正在圍攻伊朗,但還不夠猛烈,現在是歐洲發出最後一擊的時候了。”在美國《舊金山編年史報》看來,石油禁運可謂對付伊朗的“致命武器”。該報18日還稱,西方已經因核問題與伊朗跳了近10年的舞蹈,早已過了應該結束的時間。鑒於這個“流氓國家”近來一系列挑釁,西方結束伊朗核武器計劃的緩慢行動應當迅速推進到最後結局。

Iran’s endgame is long overdue

Joel Brinkley, © 2011 Joel Brinkley

Sunday, December 18, 2011

The world is closing in on Iran, but not aggressively enough. It’s time for Europe to deal the final blow.

The Iranian attack on the British Embassy in Tehran was close to an act of war – as was the plan to assassinate the Saudi ambassador to Washington. Given the collection of recent provocations from this rogue state, the West’s extremely slow-motion campaign to end Iran’s nuclear-weapons program needs to be pushed to its denouement.

In recent days, the United States and Europe have been imposing ever more penalties and sanctions – closing embassies, isolating Iranian officials. But to all of it, Iran’s leaders simply shrug. “We will not budge an iota from the path we are committed to,” President Mahmoud Ahmadinejad vowed.

Now the most important discussion is under way in Europe. Over the past week, European leaders have been debating whether to impose an oil embargo on Iran. The EU imports 450,000 barrels of Iranian oil each day, about 20 percent of Iran’s output.

At a meeting of EU foreign ministers this month, several states, including Britain, France and Germany, advocated an oil embargo, but others balked. Greece, for example, complained that while the state’s economy is in crisis, it can’t go prospecting to replace Iran’s oil. The EU said it would make a decision next month, and statements from Tehran last weekend show the regime is terrified of an embargo.

But now Saudi Arabia – Iran’s hated enemy – is ramping up production, specifically to replace Europe’s Iranian oil. Sen. Mark Kirk, an Illinois Republican, said he won a commitment from the Saudi ambassador in Washington to increase production, his spokesman told me. And in fact, every day now, Saudi Arabia is pumping 600,000 barrels above normal production – the highest output in decades – causing some refineries to throw up their hands and say they can’t take any more.

“Asian refiners are not taking extra Saudi barrels,” energy analyst Alex Yap told Reuters. A South Korea refinery said it was actually cutting its output because of poor economic conditions in the region.

What’s more, Libya is increasing output now that the fighting there is over, and the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reported that during the third quarter of this year, Iraq produced 540,000 more barrels per day than it had a year earlier.

In other words, the world is awash in oil – even as weak economies are reducing demand worldwide. Europe can impose a total oil embargo on Iran and easily replace that oil from other producers.

As if to underscore the point – and to prod the West to act – Saudi Arabia hinted recently that it would consider building its own nuclear weapons if the time comes that both Iran and Israel have them.

The United States also is pushing South Korea and other customers of Iran to stop buying. And earlier this month, the U.S. Senate voted 100-0 to sanction any financial institution worldwide that does business with the Bank of Iran.

For central banks, the prohibition relates only to oil purchases. The House is expected to pass it, too; Iran is a bipartisan concern. With that, Iran will have trouble getting paid for its oil exports.

The 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 released documents last month that finally removed nearly all doubt that Iran is trying to produce nuclear weapons. And yet, as the world angrily reacts, all we hear from Russia and China, Iran’s consistent defenders, is shameful bleating.

In fact, two days after the atomic energy agency released its report, Sergei Kiriyenko, head of Russia’s nuclear-energy corporation, announced that Russia was prepared to begin building new civilian nuclear reactors in Iran. Then Russia’s U.N. ambassador declared: “The sanctions track in the Security Council has been exhausted.”

He offered instead the ludicrous observation that “negotiations should continue with Iran.”

A couple of weeks earlier, a new WikiLeaks disclosure showed that China has been facilitating shipments of ballistic-missile components from North Korea to Iran. And China’s foreign ministry offered similar sophistry: resolve the problem with “dialogue and negotiations.”

Even after all that has happened, those two states are still threatening to wield their veto in the Security Council. So it’s imperative that the United States and Europe act on their own.

Israel’s defense minister told CNN last month that Iran is less than a year away from completing work on a bomb. Some American officials say Israel’s estimates are often exaggerated. Still, the fact remains that this dance with Iran has been under way for almost 10 years. It’s well past time to bring it to a close.

Joel Brinkley’s “Foreign Matters” column appears weekly in the Insight section. Brinkley is a professor of journalism at Stanford University and a Pulitzer Prize-winning former foreign corresponden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To comment, go to sfgate.com/chronicle/submissions/#1.

Advertisements

About usachinanukewar

For nation shall rise against nation, and kingdom against kingdom: and there shall be famines, and pestilences, and earthquakes, in divers place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