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3航母將齊聚海灣  牽動多方神經

埃及愛資哈爾大學政治教授薩赫爾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認為,現在美伊雙方都在明裡和暗裡較勁,局勢頗有一觸即發的危險性,如果處置不當,甚至可能會“擦槍走火”。在美國,大選年通常不適合開戰,但現在美國的民意要求對伊朗示強的傾向很明顯,因此,並不能完全排除在不適合開戰的大選年,同樣是為了大選而在海外開辟一個新的戰場的可能性。

歐盟將原定本月30日舉行的外長會議提前一周至23日舉行,屆時各成員國將就對伊朗實施石油禁運的細節問題進行討論,並做出正式決定。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阿什頓的發言人馬嘉.柯西傑西克1月12日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該外長會將就對伊朗採取新的制裁措施進行商議,目前正處於專家討論階段,措施將避免對成員國造成任何負面影響。

實際上,歐盟已就對伊朗實施石油禁運達成原則一致,但成員國對何時禁運,以及如何尋找伊朗石油替代國仍存在分歧。

法國呼籲對伊朗實施“規模和程度空前”的制裁措施,德國和英國也採取相似表態。但希臘、意大利和西班牙等重度依賴從伊朗進口石油的國家則希望能推遲禁運令實施時間,它們認為,在伊朗威脅封鎖霍爾木茲海峽之後,對伊朗實施石油禁運,必須有替代伊朗石油的供應保證,以免給原本陷入債務危機困境的經濟雪上加霜。同時,如何執行現有與伊朗的石油合同也是個問題。

有數據顯示,伊朗日產原油350萬桶,其中260萬桶用於出口。歐盟每天從伊朗進口約60萬桶原油,是伊朗石油的第二大出口對象。其中,希臘占25%,意大利占13%,西班牙約占10%。

德國雖然主張對伊朗實施石油禁運,但反對制裁伊朗金融體系,不同意凍結伊朗中央銀行的資金,以及停止與其業務往來,因為德國不少企業與伊朗金融體系存在業務關係。

有分析認為,考慮到上述原因,歐盟對伊朗實施石油禁運很可能將循序漸進,既不阻礙成員國發展,又能讓伊朗受到相應牽制。據悉,禁運令正式實施前,歐盟各國大約有1個月至1年的“緩衝期”來尋找其他石油提供國。希臘希望“緩衝期”能長一些,但英國、法國、德國和荷蘭則希望把“緩衝期”最多控制在3個月。此間也有分析指出,歐洲經濟處於不景氣階段,對石油需求相對減少。如果對伊朗實施石油禁運,很有可能轉向其他海灣產油國,歐盟將會極力說服這些國家提高石油產量。

日本財務大臣安住淳12日與到訪的美國財長蓋特納就伊朗制裁問題舉行會談。針對日美財長會談內容,日本各大報紙都以“針對美國對伊朗實施制裁一事,日本將保持跟美國步調一致,減少從伊朗進口石油”為題進行了報道。

在會談後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安住淳表示,“伊朗鈾濃縮問題不可小看,非常理解美國所採取的行動。雖然伊朗占到日本石油進口總量的10%左右,但是日本政府將盡快有計劃地減少從伊朗進口石油”,表達出對美國倡議的積極配合。

但與此同時,安住淳還說,“日本如果完全停止從伊朗進口石油,將對日本經濟產生巨大打擊,希望美國能夠多給點時間,為日本開特例”。安住淳希望通過“以分階段減少石油進口”為條件,換取美國將日本的銀行排除在制裁範圍之外。對此,蓋特納稱,“有了日本和歐洲的配合,制裁的效果將得以保證。關於制裁的具體形式現在還在探索中”。至於能否贏得美國的“特例”,還需得到美國政府對日本削減幅度的認可。日本政府打算一邊關注歐洲和韓國的減少幅度,一邊調整具體的削減幅度。

日本企業跟伊朗的石油交易合同大多一年一簽,日本政府希望跟伊朗有交易的石油批發商和大型商社在合同到期之際不再續簽,以此來達成減少從伊朗進口石油的目標。據日本資源能源廳統計結果,伊朗作為日本第四大石油進口國,2010年度日均從伊朗進口石油為35萬桶,占到進口總量的9.8%。

日本經濟產業省一方面表示即便全面停止從伊朗進口石油,也可以通過增加從沙特阿拉伯的進口得以解決,另一方面也對停止從伊朗進口石油表示擔憂。各國如果都增加從沙特阿拉伯和阿聯酋的進口量,原油價格勢必提高,這將進一步提高生產化學製品和能源運輸的成本,企業的業績進一步惡化。同時將反作用於物價,導致消費者消費心理變冷,很可能導致日本經濟進一步不景氣。
就伊朗宣布福爾多鈾濃縮廠近期將投入運行,莫斯科表示遺憾,但認為不能說鈾濃縮沒有處於監管之下。在開始從事鈾濃縮工作之前,伊朗科學家們就提前通知了國際原子能機構,而且整個核材料處於該機構的監管之下。

伊朗 經濟受到衝擊

美國制裁伊朗給伊朗帶來了嚴重影響,伊朗貨幣里亞爾嚴重貶值。從去年12月初以來的30天裡,里亞爾匯率曾一度從13200里亞爾兌1美元狂跌到17200里亞爾兌1美元。

伊朗政府出台相關法律,打擊投機行為。1月4日,伊朗政府和阿聯酋達成協議,金融往來有所恢復。據伊中商會主席艾斯格羅拉迪介紹,作為化解金融制裁影響的辦法,伊朗對外金融交往借道杜拜和阿聯酋。目前伊朗匯率已穩定在15000里亞爾兌1美元。

然而,伊朗的匯率問題依然嚴峻。有專家認為,伊朗央行被制裁意味著切斷了伊朗對外所有商業活動的金融途徑,在此基礎上,伊朗貨幣和其他貨幣有效交流兌換可能性也遭摧毀。他指出,制裁者可以把伊朗排除在整個國際金融體系外。如果伊朗不能有效應對,其國內經濟活動,比如工業生產以及居民生活將會發生重大紊亂,發生重大惡性通脹的可能性驟然提高。

但伊朗政府對經濟前景依然表示樂觀。伊朗《經濟報》1月11日報道,《經濟學家》雜誌在12月份的報告中預計,伊朗2011年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將同比增加770億美元,達到5050億美元,並且預測伊朗今年的GDP將達到5828億美元。當然,如果霍爾木茲海峽受封鎖,情況另當別論,因為作為伊朗經濟支柱的石油無法外運出口,其損失不可估量。

中東媒體報道說,伊朗囤積在港口的石油目前已高達800萬桶,並且還有可能進一步增加,因西方國家的經濟制裁已對伊朗包括石油在內等產業造成影響。另據報道,伊朗正使用5艘超級油輪,將石油運往紅海邊的臨時存儲地。有分析人士指出,如果歐盟對伊朗石油的禁令最終獲得通過,伊朗將不得不繼續囤積石油。在對歐洲出口減少的情況下,伊朗將不得不尋找新的買家,這或許有助於緩解全球油價高漲的壓力。

Advertisements

About usachinanukewar

For nation shall rise against nation, and kingdom against kingdom: and there shall be famines, and pestilences, and earthquakes, in divers place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